2

实现阿拉伯在线教育

迪拜——教育一直以来都是阿拉伯世界的难题,高质量学校教育严重缺乏导致技能差距扩大,致使许多年轻人(甚至包括大学毕业生)因找不到工作而丧失了生活的希望。在一个受困于冲突和混乱的地区,解决上述问题绝非易事。但如果本着大胆和创新的态度,这样的任务也是可以完成的。

当然,没有哪种策略确保可以解决阿拉伯世界的教育难题。最近成立了阿卜杜拉·古赖尔教育基金,该基金拥有11亿美元资本,并承担着为阿拉伯青年提供奖学金而拓展其机会的任务。我们对各种可能方法的效率——和成本效益——进行过深思熟虑。结果有一种方案脱颖而出:那就是在线教育。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阿拉伯国家在扩大互联网接入方面进步迅速。到2018年,阿拉伯世界预计将拥有2.26亿互联网用户,在总人口中占比超过55%——相比全球均值高出近7%。但绝大多数年轻人将互联网用于社交媒体、而非用于经济或教育目的。从这个意义上讲,他们正在错失一次重大的机遇,尤其考虑到在提高在线教育效率和吸引力方面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就更是如此。

如今,世界一流大学都开设了计算机和工程学领域的在线课程。而且,与人们普遍的认知相反,这些课程并不是没有实用价值且长达两小时的在线讲座。相反,它们包含简短的视频教程、在实际场景中练习概念的互动讲解以及为学生提供有价值反馈的测验和同伴评估。多亏有了这些快速发展的模型,在线教育现在已经成为比传统教育更好的选择。

这的确是一则振奋人心的消息。毕竟,通过网络技术提供教育可以解决当前阿拉伯国家教育体系所面临的某些核心问题。

首先就是需要廉价教育的年轻人纯粹的数量问题。一旦社区实现上网(阿拉伯世界在这方面进展越来越迅速),就可以以相对低成本完成拓展在线学习范围,触及成百上千万处于失学状态或无法进入高质量教育机构的年轻人的任务。

阿拉伯世界仅有的几座高等教育学府肯定无法容纳那么多学生。而且即使有这个能力,它们也很可能拒绝做此选择。我们曾亲眼目睹地区及世界各地大学如何对叙利亚及其他地区难民关上大门,迫使他们不得不克服巨大的官僚主义和财务障碍的事实。

第二个问题是目前提供的教育质量极低。长久以来,地区高等教育机构不必向外界证明其所提供的教育服务符合国际质量标准和要求。在线教育将大大降低衡量进展的难度,并确保学生们能够学到实用的知识和技能。

不仅如此,在线教育还可以促进创新教育及学习方法的引入。例如,传统授课和死记硬背的减少可以为各类自学及个性化的学习及评估工具创造空间,不少教授现在在大规模开放式在线课程平台及其他在线教育平台上采用这些工具。

第三,阿拉伯世界面临着提供不间断教育服务的难题。要想适应当今快速变化的��济环境(也就是说技术的应用让很多岗位变得多余并且与此同时鼓励更高程度的专业化),世界各地的工人必须持续升级并拓展他们的技能范围。

目前的现状是,阿拉伯世界只有来自富裕家庭的年轻人因为无需承担家庭和工作方面的压力而能以获取一流大学研究生学历等方式进行不间断的学习。开放式在线课程可以提供得到专业人士接受的学历认证,从而通过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提升个人的职业前途。

考虑到所有这一切,我们成立了古赖尔开放教学奖学金计划,旨在通过在线学位课程为阿拉伯年轻人提供世界最好的教育。我们通过与麻省理工学院合作制定了很高的标准,后者是开放式在线教育领域的领导者。

麻省理工和开放教学奖学金计划一道将创办两项全新的“微硕士”计划,包括阿拉伯世界目前尚未讲授的所谓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学科5项为期12周的课程。我们期待(对阿拉伯和其他国家青年开放的)上述计划能够显著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并能得到来自雇主的强有力的支持。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但为实现投资影响的最大化,我们还必须改变在线教育的观念,而这需要教育机构和私营部门的共同努力。的确,阿拉伯教育机构必须开始探索发展高质量在线计划的奥秘。就其本身而言,政府应当重新思考承认由可靠并经过国际认证的机构提供在线教育的立场。而就私营主体而言,关键在于对通过在线计划取得学位和证书的员工进行奖励。

与此同时,阿卜杜拉·古赖尔教育基金将着手开展协调一致地行动,以便为阿拉伯青年提供世界一流大学颁发的创新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学位。不这样做相当于允许绝大多数阿拉伯青年掉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