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移民劳工的欧佩克?

迪拜—1906年9月,来自伊朗、伊拉克、科威特、沙特阿拉伯和委内瑞拉的代表齐聚巴格达,组成了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随着世界对石油依赖的与日俱增,欧佩克的权力也水涨船高。如今,许多发展中国家,包括大部分中东国家,成为世界主要劳动力输出国,是否应该考虑成立一个类似于欧佩克的移民劳工卡特尔?

欧佩克成功地保护了个体成员国单独无法保护的共同利益。当市场存在结构性扭曲时,欧佩克所提供的政治工具和集体行动要比公共政策更加有效。

今天的劳动力输出国与1960年成立欧佩克的那些成员国并无重大不同。它们也是买方市场的弱势方。富裕的劳动力输入国和贫穷的劳动力输出国存在互相依赖的关系;但劳动力输入国可以单方面收紧或放松移民或劳动力市场规则,而劳动力输出国永远需要面临不确定性。

这一失衡可能给劳动力输出国造成巨大的成本。侨民汇款是许多发展中国家重要的生命线——比包括外国直接投资和援助在内的其他任何金融流都要重要——常常起到平衡一国收支的作用。事实上,据世界银行,2013年侨汇占到了菲律宾和与印度尼西亚GDP的20—24%,塔吉克斯坦的42%,吉尔吉斯斯坦的32%,黎巴嫩的17%,约旦的10.8%,也门的9.9%,埃及和摩洛哥的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