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移民劳工的欧佩克?

迪拜—1906年9月,来自伊朗、伊拉克、科威特、沙特阿拉伯和委内瑞拉的代表齐聚巴格达,组成了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随着世界对石油依赖的与日俱增,欧佩克的权力也水涨船高。如今,许多发展中国家,包括大部分中东国家,成为世界主要劳动力输出国,是否应该考虑成立一个类似于欧佩克的移民劳工卡特尔?

欧佩克成功地保护了个体成员国单独无法保护的共同利益。当市场存在结构性扭曲时,欧佩克所提供的政治工具和集体行动要比公共政策更加有效。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今天的劳动力输出国与1960年成立欧佩克的那些成员国并无重大不同。它们也是买方市场的弱势方。富裕的劳动力输入国和贫穷的劳动力输出国存在互相依赖的关系;但劳动力输入国可以单方面收紧或放松移民或劳动力市场规则,而劳动力输出国永远需要面临不确定性。

这一失衡可能给劳动力输出国造成巨大的成本。侨民汇款是许多发展中国家重要的生命线——比包括外国直接投资和援助在内的其他任何金融流都要重要——常常起到平衡一国收支的作用。事实上,据世界银行,2013年侨汇占到了菲律宾和与印度尼西亚GDP的20—24%,塔吉克斯坦的42%,吉尔吉斯斯坦的32%,黎巴嫩的17%,约旦的10.8%,也门的9.9%,埃及和摩洛哥的6.6%。

对许多发展中国家而言,劳动力是战略性生产要素,正如大宗商品之于资源富裕经济体。当我们提到移民劳工时,想到的是农业、建筑业、服务业和家政业的低技能工作。但约旦和黎巴嫩等国家正在教育工人,让他们不但可以从事家政,也可以成为高技能外来工作者。

如今,劳动力输出国需要保护它们在人力资本上的投资,而类似于卡塔尔的政治实体是最有效的方式。如果上述国家想加入中国、墨西哥、印度和其他主要劳动力输出国的行列,就必须通过在工资、签证和其他条件上进行集体讨价还价抓住最多筹码——随着全球范式的改变,其中一些也将惠及非成员国。劳动力输入国需要竞争进入集体市场,而不是个体国家市场,获得进入权的国家将赢得巨大的比较优势。

卡特尔将防止劳动力输出国牺牲自身利益,而这是目前在双边安排中常有的情况。比如,如果想与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签订单独协议,孤军奋战的东南亚国家将彼此倾轧,最终的结果是获得更加糟糕的协议。

有了卡特尔,政府将转而为不同职业和交易以及不同技能水平制定最低工资率。随着输出国对移民劳动力进行培训,对这些劳动力的需求将会增加,刺激需求方而不是供给方的竞争,从而形成更高工资、更多技能培训的良性循环。此外,由于这一切都将在全球市场上发生,某些技能的价格将对培训机构、学生、员工和雇主变得更加透明。

在这个新体系中,输入国将收取税收——基于新制定的最低工资——而侨汇将继续免税。从这个角度,卡特尔将起到双重国际工会的作用,为工会力量较弱或被禁止的国家的员工提供议价力。

劳动力输出卡特尔将对现有体系形成深远影响。卡特尔成员国将获得奖励和惩罚恶意第三方的能力。此外,更重要的是,工人本身也将获得找回尊严的能力,在当前体系中,他们的这一权利被长期剥夺。事实上,可以预期,随着获得外籍工人成为一种特权,全世界的仇外情绪都将消退。

卡特尔将推动许多国家进行全面的移民和外籍劳工改革,包括美国、日本和海湾国家。根据新谈判的安排,劳动力输出国或将产生遏制免费搭车者和非法向外移民的激励,而劳动力输入国或将产生已入境非法 移民合法化和地位管理的激励。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这一方案的一个可能的反对因素是低技能劳动力成本将会增加,这将刺激自动化。但因为自动化而被逐出生产部门的工作岗位将转移到休闲部门,因为对家政、侍应、园丁等岗位的需求将增加。卡特尔将让这些市场的变化更加明确,因此劳动力输出国将能够做出反应并据此调整工人培训系统,增加劳动力输入国招到更加适合可用岗位的移民劳工的能力。

总而言之,劳动力输出卡特尔将给这个长期陷入争议、因此破坏了许多劳动力输入国名声的行业带来秩序。它将改变劳动力供需的动态,让工人(他们将获得新的保护)和输入国(它们将能够获得受过培训的拉动力以适应通常因为技术而发生的经济条件的快速变化)都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