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worker cutting steel at a factory in Huaibei in China's eastern Anhui province AFP/Getty Images

美国对华贸易政策的双重标准

坎布里奇—高规格美国贸易代表团双手空空地从中国回到了美国。这个结果并不出乎意料,因为美国的要求完全是单边漫天要价。美国人敦促中国彻底改变产业政策和知识产权规则,并要求中国政府不能对特朗普针对中国出口商品的单方面关税方案采取任何行动。

这不是第一次与中国发生贸易争端,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上一代全球贸易秩序——从1995年世界贸易组织成立开始——建立在一个前提假设的基础上:全球规则机制将趋于统一。特别是中国的经济管理方法将变得更加“西方”。相反,经济制度的不断分化成为贸易摩擦的温床。

中国和其他经济体有很好的理由拒绝美国贸易游说团体强加给它们的压力。毕竟,中国取得了巨大的全球化的成功,其体制的创造性非正统产业政策的功劳不亚于经济自由化。选择性保护、信用补贴、国有企业、本土生产规则以及技术转移要求都在中国成为制造业强国的过程中居功至伟。中国当前的战略——“中国制造2025”计划旨在在这些成就的基础上更进一步,让中国跻身发达经济行列。

中国的许多政策违反了世贸组织规则,这一事实是显而易见的。但嘲弄中国是“贸易骗子”的人应该深思,如果它在2001年之前成为世贸组织成员,或如果它在2001年之后一丝不苟地履行世贸组织规则,它还能不能如此迅速地实现经济多样化和增长。讽刺的是,同一批评论家有很多人会毫不犹豫地认为中国是全球化好处的榜样——心安理得地忘掉中国蔑视全球经济的当代规则的程度。

中国用我们可称之为布雷顿森林规则的东西来玩全球化这场游戏,在此之前,战后早期治理世界经济的机制更加宽松。一位中国官员曾经向我解释,中国的战略是打开窗户,再树一块屏风。如此,他们获得了新鲜空气(外国投资核技术),又屏蔽了有害元素(高波动的资本流和破坏性进口品)。

事实上,中国的所作所为与所有发达国家在历史上互相赶超时的所作所为并无很大区别。美国对中国的最大抱怨点之一是中国系统性地违反知识产权以窃取技术机密。但在十九世纪,美国与当时的技术领导者英国的关系正如今天中国与美国的关系。美国对英国产业家的贸易秘密的关注也正如今天中国对美国知识产权的关注。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新英格兰地区方兴未艾的纺织厂渴望获得技术,竭尽全力窃取英国的设计,挖掘熟练英国匠人。美国确实有专利法,但只保护美国公民。一位美国商业史学家指出,美国“也是盗版之徒。”

而明智的国际贸易机制的起点必然是要承认,限制各国设计自身经济和社会模式的政策空间既不可行,也不合理。各国的发展水平、价值观和历史轨迹大相径庭,无法硬塞进具体的资本主义模式。有时,国内政策会适得其反,让外国投资者逃离,国内经济陷入贫困。有时,国内政策会推动经济转型和减贫,就像中国大规模实现的那样,不但让本国经济受益,也让全世界消费者受益。

国际贸易规则是各种利益——最令人瞩目的是,包括公司及其游说团体的利益——经过痛苦的谈判所形成的结果,你无法指望它可靠地区分 这两类环境。采取有害政策扼杀发展前景的国家,伤害最多的使它们自己。当国内战略出错时,其他国家可能会被波及,但付出最沉重代价的还是本国经济——这已足够激励政府不要采取错误的政策。反过来,担心关键性技术知识转移给外国人的政府,会实施禁止企业投资于国外或限制外国企业在国内收购的政策。

许多美国的自由派评论家认为特朗普抓住中国不放是正确的。他们反对的是他的激进的单边主义方法。但事实上,特朗普的贸易日程背后是狭隘的重商主义,美国公司利益严格高于其他相关利益。特朗普对于改善总体全球贸易的政策毫无兴趣。这些政策应该从贸易机制的黄金规则开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http://prosyn.org/s74eiXS/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