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为什么千禧一代会拒绝特朗普

纽约—美国的关键政治分歧不在于党派之间或州之间,而在于代际之间。千禧一代(18—35岁)大多反对特朗普,并将成为反对特朗普政策的骨干力量。年长美国人比较分裂,但特朗普的基本盘是45岁以上群体。在问题不断曝出后,年轻选民将拒绝特朗普,将他视为过去而不是未来的政客。

当然,这是平均而言,不是绝对的。但数字确证了代际分歧。据出口民调,特朗普赢得53%的45岁及以上选民,42%的30—44岁选民,而18—29岁选民他只赢得了37%。在一份2014年的调查中,31%的千禧一代被认为是自由派,而婴儿潮一代(调查中的50—68岁群体)只有21%,静默一代(69岁及以上)只有18%。

个中含义不是今天的年轻自由派会变成明天的年长保守派。千禧一代远比婴儿潮一代和静默一代年轻时更加偏向自由派。他们的党派色彩也要少得多,他们将支持解决他们的价值观和需要的政客,包括来自第三党的有志者。

年轻人和年长者的政治学至少有三大不同。首先,年轻人比年长者更加偏向社会自由。对他们来说,美国日益严重的种族、宗教和性多样化不是大问题。由白人、非洲裔美国人、西班牙裔美国人、亚洲人组成的多元化社会,由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和移民组成的多元化社会才是他们一直熟知的美国,而不是什么与过去的戏剧性变化。他们接受性和性别分类——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变性人、双性人、异装癖、双性恋——这些群体对他们的祖父辈(即特朗普这一代)来说本质上是一种禁忌(或一种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