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bini149_Fabian Sommer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_trump nuclear Fabian Sommer/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

美国将成为全球不稳定的新焦点

纽约—美国国会大厦的袭击事件究竟是一次未遂的政变、暴动还是对民主的攻击,只是一个表述问题。重要的是,这次暴动的目的是破坏合法的权力交接,并且服务和授意于一个危险的疯子。从未隐藏过其独裁野心的总统特朗普现在应下台,被禁止担任公职,并以重罪受到起诉。

毕竟,尽管1月6日发生的事件或许令人震惊,却也并非意料之外。包括我在内的其他许多评论家警告说,2020年的选举将带来内乱和暴力,特朗普也可能试图通过非法手段继续掌权。除了与选举相关的罪行,特朗普也对公共健康不管不顾。特朗普政府对美国大量的2019冠状病毒病死亡人数负有很大责任,美国仅占全球人口的4%,但却占所有冠病死亡人数的20%

美国曾是民主、法治和善政的明灯,现在却更像一个香蕉共和国,未能控制由一个妄想独裁者煽动的暴民。再者,尽管人均医疗保健支出比其他任何国家都高,美国也未能控制传染病的扩散。世界各地的威权领导人现在都在嘲笑美国,嘲笑美国对其他国家政治暴政的批评。美国的软实力在过去四年已经遭受严重的损害,而特朗普引发暴动的失败进一步削弱了美国的地位。

更糟糕的是,尽管当选总统拜登将在约一周后就职,但特朗普仍有足够的时间制造更多混乱。右翼民兵和白人至上主义者已经在美国各地的城市策划更多的抗议、暴力和种族纷争。俄罗斯、中国、伊朗和朝鲜等战略对手也可能利用混乱局势,由此散布虚假信息或发动网络攻击,其中可能包括针对美国关键的基础设施。

与此同时,走向绝路的特朗普可能会“耍花招”,以伊朗在纳坦兹的主要核设施正被用于浓缩铀为由,下令对其进行打击,并且可能使用战术核弹头。这是完全有可能的。特朗普政府已经举行了首次装载战术核武器的隐形轰炸机及战斗机演习,向伊朗示意其空中防御根本无用。

难怪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认为有必要联系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商讨如何防止白宫的奇爱博士发动核打击。对一个居有大量平民的目标发动核攻击的无理命令将因明显“非法“而遭到军方的拒绝。然而,对一个无人居住地区的军事目标发动攻击的命令或许不会被推辞,即使它将产生可怕的地缘政治后果。此外,特朗普深知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都将默示支持对伊朗的袭击。事实上,鉴于核武器战斗机的射程较短,美国也可能会利用沙特阿拉伯的后勤和地面支持以进行袭击。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4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对伊朗发动袭击的可能性或许会给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援引第25修正案的借口,来让特朗普下台。然而,即使发生了这种情况,也不一定意味着民主和法治的胜利。鉴于特朗普现在掌握着共和党及其支持基础,如同理查德·尼克松被杰拉尔德·福特(Gerald Ford)赦免一样,他很可能被彭斯赦免。由此,特朗普也有可能在2024年再次竞选总统,或在选举中发挥极大的影响力。在承诺赦免的基础上罢免特朗普,或许是彭斯与特朗普达成的浮士德式交易。

由于特朗普正在考虑的自我赦免可能不符合宪法规定,因为我们有理由认为他将四处摸索其他创造性的解决方案。他绝不会轻易地辞职并由彭斯发布赦免令,因为这将使他看起来像一个承认失败的“失败者”,而这也是对狂妄自大的特朗普最严重的侮辱。但如果他下令攻击伊朗,然后在被视为烈士后被赦免,他既可以保住自己的支持基础,又可以逃避责任。出于同样的原因,特朗普不能冒着被再次弹劾的危险,因为这有可能导致他在今后被取消任职资格。根据这个推理,他完全有可能按照自己的方式出去大干一场。

如果这一切听起来像尼禄(Nero)在末日看着“罗马燃烧时的摆弄”,是因为现实就是如此。美利坚帝国的衰落似乎正在加速进行。鉴于美国在政治、社会和经济上的分裂,尽管在拜登接下来四年的明智领导下,已造成的损害却已难以扭转。最有可能的是,如同他们对前总统奥巴马所为,共和党人将竭尽全力破坏新政府。

甚至在选举之前,美国国家安全机构就警告说,国内右翼恐怖主义和暴力仍将是美国本土的主要威胁。拜登执政后,这个风险将大大提高。在过去的四年里,全副武装的白人至上主义民兵组织因为在白宫拥有盟友而受到了牵制。特朗普曾呼吁这些人“退后一步、做好准备”,而一旦特朗普离任,这些团体将不会轻易地接受民主党对总统和国会的控制。特朗普从马拉加发出的指示,将继续以更多有关“被偷走的选举胜利”的谎言、阴谋论和不实指控去煽动暴民。

在未来几个月和几年,美国很有可能成为世界政治和地缘政治不稳定的新焦点。美国的盟友需要对冲特朗普主义在未来回归的可能性,战略对手也将继续试图通过不对称作战破坏美国的稳定。这个过程也将是漫长、丑陋、坎坷的。

Translated by Siow Jing Yi from Intellisia Institute

https://prosyn.org/9nmV7n0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