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glitz258_GettyImages_doctorcheckupondollarsign Getty Images

新自由主义之后

纽约—怎样的经济制度最有益于人类福利?这个问题成为现时代的一大特征,因为美国和其他发达经济体在经历了四十年的新自由主义后,我们知道什么没有用。

新自由主义实验——给富人减税,劳动力和产品市场去监管化,以及全球化——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失败。增长比二战后的四分之一个世纪更低了,并且其成果大部分都流向了收入分布的顶端。顶端以下的群体经历了是十年的收入停滞甚至下降,新自由主义必须宣判死刑,寿终正寝。

至少有三个主要政治替代方案正在争夺新自由主义的继任者:极右翼民族主义、中左翼改良主义,以及进步左翼(中右翼代表新自由主义失灵)。但是,除了进步左翼,这些替代方案仍然基于某些已经(或应该已经)失效的意识形态。

比如,中左翼代表着披着人道面目的新自由主义。其目标是将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的政策带入二十一世纪,只对流行的的金融化和全球化模式进行微调。与此同时,民族主义右翼否定全球化,将今天的一切问题归咎于移民和外国人。但特朗普的总统任期表明,民族主义右翼——至少是其美国版本——也同样擅长为富人减税、去监管化以及减少或取消社保项目。

相反,第三个阵营鼓吹我所谓的“进步资本主义”,其提出一个截然不同的经济日程,以四项重点工作为基础。第一项是重建市场、国家和公民社会之间的平衡。缓慢的经济增长,不断加剧的不平等性,金融动荡以及环境破坏都是市场所带来的问题,因此无法也不会光靠市场自身克服。政府有责任通过环境、卫生、职业安全和其他类型的监管限制和影响市场。政府还有责任去做市场不能或不会去做的事情,如积极投资于基础研究、技术、教育和卫生。

第二项重点工作是承认“国家财富”来自科学探索——研究我们身边的世界——和让大量人群为了共同福祉而齐心协力的社会组织。市场在促进社会合作方面仍起着关键作用,但只有在依法治国并受到民主制衡的情况下,才能服务于这一目标。否则,个体可以通过剥削其他人致富,通过寻租攫取财富,而不是通过真正的创造性创造财富。许多今天的富人便是靠着剥削发家致富。他们因为特朗普的政策而如鱼得水,这些政策鼓励寻租,破坏财富创造的基本源泉。进步资本主义则正好相反。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and the entir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plus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这就引出了第三项重点:解决日益严重的市场力量集中的问题。通过利用信息优势、收购潜在竞争对手,以及创造进入壁垒,主导企业得以参与大规模寻租,损害其他所有人。公司市场力量的提高,加上工人议价能力的下降,能够有力地解释为何不平等性如此严重,增长如此萎靡。除非政府扮演比新自由主义所要求的更加积极的角色,否则这些问题可能会因为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进步而变得更加糟糕。

进步日程的第四项关键工作是断绝经济权力和政治影响之间的联系。经济权力和政治影响互相强化,自我永恒(self-perpetuating),特别是在美国这样的国家,富裕的个人和企业可以在选举中不受限制地撒钱。美国正在日益接近本质上反民主的“一美元一票”制度,而对民主不可或缺的制衡制度则有可能无法坚持:没有什么能够约束富人的权力。这不仅仅是一个道德和政治问题:不平等程度较低的经济体,表现确实更好。因此,进步资本主义改革必须从遏制金钱对政治的影响、降低财富不平等性开始。

没有什么魔法能够逆转几十年来的新自由主义所造成的伤害。但符合上述内容的全面日程绝对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这要取决于改革者有决心遏制私人部门所造成的市场权力过度、不平等性过高的问题。

全面日程必须聚焦于教育、研究和其他财富的真正源泉。它必须保护环境,遏制气候变化,保持与美国绿色新政派和英国灭绝反叛组织(Extinction Rebellion)一样的警觉。它必须拿出公共计划确保所有公民都能获得体面生活的必要要素。这其中包括经济安全、得到工作和生活费用、医疗和宽敞的住房、有保障的退休生活,以及孩子们的品质教育。

这个日程是绝对负担得起;事实上,实施它才是不可负担之重。民族主义者和新自由派所提出的方案只能带来更多停滞、不平等、环境破坏和政治刻薄,有可能导致我们想都不敢想的后果。

进步资本主义不是矛盾体。相反,它是对显然已经失败的意识形态的最可行、最有活力的替代方案。它代表着我们摆脱当前经济和政治弊端的最佳机会。

http://prosyn.org/AJvPYH4/zh;
  1. solana105_JUANMABROMATAAFPGettyImages Juan Mabromata/AFP/Getty Images

    The Lost Spirit of the G20

    Javier Solana

    As Japan prepares to host its first G20 leaders’ summit later this month, little remains of the open and cooperative spirit that marked the first such gathering in 2008. But although the United States will most likely continue its protectionist drift, other G20 countries should use the occasion to make a clear case for free trade.

  2. velasco94_YoustGettyImages_headswithbooksstaring Youst/Getty Images

    The Experts We Need

    Andrés Velasco

    Policy gurus spend too much time with others like them – top civil servants, high-flying journalists, successful businesspeople – and too little time with ordinary voters. If they could become “humble, competent people on a level with dentists,” as John Maynard Keynes once suggested, voters might identify with them and find them trustworthy.

  3. benami152_KiyoshiOtaPoolGettyImages_trumpmelaniaeatinginJapan Kiyoshi Ota - Pool/Getty Images

    Don’t Feed the Donald

    Shlomo Ben-Ami

    For Japanese Prime Minister Shinzo Abe, appeasing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is not so much a choice as a necessity: he must prove to Japan’s people and their neighbors, particularly the Chinese, that he knows how to keep Trump on his side. But Abe's strategy won't work with a US administration as fickle and self-serving as Trump’s.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