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京都议定书之后

《京都议定书》已对参加该协议的126国生效。现在是时候考虑如何使所有的国家,包括那些气体排放大国,参与讨论2012年,即该议定书失效后的应对方法了。这正是欧盟执委会最近针对后京都时代提出的第一个策略所要做的,这一策略将在三月份交由欧盟理事会讨论。

尽管京都议定书已使工业国家二氧化碳排放量略有轻微下降——伴随着各国不一的目标,2008至2012年间二氧化碳排放量比1990年下降了5.2%——但是真正的进展却要通过致力于持续发展和保护我们的星球才能实现。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但是首先,所有国家必须将对气候的关注与政策制定融合一体,加强对能源、基础设施和交通等重要部门的控制。换言之,在对气候变化有所认识并且意识到它给发达国家和贫困国家人民带来的影响将对全球安全构成威胁这一点后,我们必须采取相应措施。

最后,这一长期计划应该包括一个标准式系统、一个激励体系以及技术改革所需的投资资金。国家对此计划的应用将日益成为一个需要充足资金的主要项目。对气候变化影响和减排量这两个问题的处理并非相互排斥,而是互补的。

对后京都时代的展望将让我们有机会开启一场新对话,并开始寻求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新方案。各国可以将“长期限制地球温度的变化”作为更具雄心的目标,随后在各国之间分配排放权,最终在一个可以接受的水平内限制温度上升。这将需要在能源研究和开发新型技术方面持续加大投入——需要更为强有力的公私营机构的合作予以支持。

目前为止,只占世界人口15%的发达国家却排放了占世界总量75%以上的二氧化碳,是大部分环境破坏的罪魁祸首。然而,发展中国家,也就是全世界的贫困人民——却饱受苛责。要那些居住在贫困国家、无法获得清洁能源和技术的16亿人民去承担技术改革所需的费用是不现实的,尽管这样的技术改革非常必需。

世界银行与其合作伙伴一起,正致力于为发展中国家提供金融策略以帮助他们支付气候变化带来的费用。迄今为止,来自全球环境基金(GEF)的十亿多美元资金,与80亿美元的联合资金一起,已承诺将用于气候变化相关的项目。

京都议定书和欧洲贸易计划的调节机制促进了日益兴起的碳贸易的确立,使得有兴趣的政党现在开始对不久的将来表示担忧。若2012年后还没有一个管理框架出台,那么创立一个项目式交易的机会之窗将在2006或2007年之前关闭。

如果项目准备期与减排第一次利润出现之间还有一段很长的前置期,那么,在碳交易结算停止之前,项目发展者只有短短几年的时间在当前情况下为该项目资金创造一个有价值的贡献。发展基础设施项目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从确立到获得许可、筹措资金,到最后证明碳化物排放减少需要3到7年的时间。

因此,该项目必须在2007年之前进入操作阶段。世界银行已经开始将碳资金当作一项可行的发展工具来加以促进推动,并且鼓励私营机构加入此市场。世界银行将重点放在维护其债国的利益之上,帮助他们根据各自的优势来发展碳贸易的资产。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但是,若政府不作出在2012年后降低温室气体排放的承诺,碳市场将仍然难以捉摸,对该市场成功与否至关重要的私营机构,将不愿意持续地、针对性地扩大它们的参与范围。根据最近由世行资助的一项对有意碳资金的公司的调查来看,只有五分之一的公司宣称他们有兴趣购买2012年后的减排量。

现在正是考虑将来并争取全球所有国家(尽管各国责任各有不同,但无一例外)支持的大好机会,这样才能寻求一个更为安全的世界,避免环境恶化带来的可怕后果和消极以待将引发的社会争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