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maunganidze1_SIMON MAINAAFPGetty Images_african union Simon Maina/AFP/Getty Images

非洲是多边主义的秘密拥护者

比勒陀利亚——非洲国家的多边主义努力常常被忽视。但值此世界越来越背弃共同机制之际,这种局面可能发生改变,非洲国家正逐渐成为地区、大陆和全球多边主义积极——而且有力的——拥护者。

非洲国家对多边主义在促进发展、繁荣和和平方面不可或缺的作用很早就已经有了清醒的认识。这解释了为什么除去积极支持联合国、不结盟运动和77国集团的全球工作,非洲在1963年就成立了非洲统一组织(OAU)。从20世纪60年代到20世纪90年代,多边倡议为非洲国家摆脱殖民主义和结束种族隔离提供了至关重要的支持。

非洲统一组织的继任者非盟(AU)体现了一种被广为接受的信念,那就是全球合作和区域一体化是非洲大陆的当务之急。这个由55个成员国组成的机构作为多边主义全球支柱在联合国大会上表现得尤其高效,因为联大通过动议靠的是绝对数字。

而在大陆层面,非盟包含覆盖南部、中部、东部、西部和北部非洲的8个区域机构。上述机构被视为更大范围非洲经济体的组成部分,负责以支持非盟拓展和平、安全、发展及施政议程的方式促进邻国间的政策协调。

鉴于非洲暴力冲突持续存在,非盟的绝大多数资源被促进大陆和平及安全所占用。非盟目前在非洲大陆和平行动中发挥领导作用(其中也包括由联合国部署的和平行动)并同时参与绝大多数政治谈判和调解工作。

非盟有时直接参与上述行动。例如在苏丹,由毛里塔尼亚特使穆罕默德·哈肯·勒巴特和埃塞俄比亚总理艾哈迈德率领的非盟谈判代表在确保执政军事委员会和民众反对派领导人之间达成权力分享协议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但如果情势所需,非盟也服从于地区机构,同时继续展开积极的辅助工作。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带头领导刚果民主共和国、莱索托和津巴布韦境内的冲突及政治僵局的调解工作。同样,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负责领导反恐和应对西非暴力极端主义的一线工作。

非盟同时还通过推动非洲大陆内部经贸活动来努力深化经济融合。在这方面,非洲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目前,仅15%的非洲国家出口面向非洲(相比之下,亚洲国家占亚洲出口总额的58%,而欧洲出口的67% 均留在欧洲)。在这样的背景下,截止2023年建立非洲货币联盟统一货币的计划至少可以说是雄心勃勃。

但这绝不意味着没有取得进展,甚至上述单一货币目标是无法实现的。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协定(AfCFTA)——于去年3月生效,目前已经得到了非盟55个国家中54个的正式签署——完全有可能推动快速经济一体化。

非洲还建立了若干其他多边组织,以促进争端解决和促进合作。其中包括泛非议会、非洲开发银行、经济社会和文化理事会、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委员会以及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法院等机构。

但严重的财政束缚阻碍了上述机构完成它们的任务。因此非洲仍然严重依赖全球多边机构。由联合国难民署、国际移民机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世界粮食计划署等专注非洲事务的联合国机构所通过的绝大部分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同样也在非洲开展了大量的工作。

尽管这样的努力自有其价值,但它们却维持了一种不平衡状态,让外界认为非洲与其说是全球多边主义的积极参与方,还不如说是这项事业的受益者。由非洲扮演全球多边主义领导者的角色就更不用说了。但没有任何人比非洲人更了解非洲的情况。而且,鉴于对多边策略的长期承诺,显然非洲人应当在指导非洲大陆及以外的国际行动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这样的转变首先要在非洲一体化领域取得持续进展。从经济角度讲,这意味着在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等近期成功的基础上继续努力,以便朝真正的经济和货币联盟迈进。而在政治方面则意味着强化非盟,包括落实拟议中的机构改革计划并确保资金长期流入。

与此同时,全球制度结构必须与不断变化的地缘政治背景更好地相协调。非洲领导人已经呼吁扩大在联合国安理会的作用。世贸组织规则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配额也应进行相应的修订,从而改变它们不利于发展中地区的现状。

非洲可能仍然需要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但这绝不意味着它应当扮演一名消极的援助接受者。恰恰相反,全球多边机构应授权非洲积极参与制定并执行它们的议程。随着改革的推进和进步的加快,只会减少对外部援助的需求规模。

基于对共同身份和共同利益驱动的强烈认同感,非洲对多边主义的承诺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至少它可以是这样。在国际机构前所未有承压的情况下,释放非洲作为多边主义倡导者的潜力是符合所有人利益的选择。

本文是科尔柏基金会和慕尼黑安全会议有关多边主义未来、多边最佳实践和多边合作地区观点联合倡议的组成部分。9月19日起,可以到www.munich-young-leaders.org下载完整项目。

https://prosyn.org/4Y9eLVm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