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emoruwa1_PaulSchemmTheWashingtonPostviaGettyImages_ethiopiansreadnewspaper Paul Schemm/The Washington Post via Getty Images

非洲需要传统媒体

阿布贾——今年6月,塞内加尔总统萨勒的弟弟阿里乌·萨勒(Aliou Sall)辞去了一家国有储蓄基金的负责人一职,原因是公众对他涉嫌参与腐败的石油和天然气交易的指控感到愤怒(萨勒否认这一指控)。人们通过社交媒体和达喀尔街头游行来表达这种愤怒。但引发这场危机的是英国广播公司(BBC)开展的调查性新闻报道,这突显出传统媒体影响变革的持久力量。

虽然社交媒体平台因其速度和可访问性而备受关注,一个可信的自由媒体对于加强问责制仍然至关重要,而问责制往往很难在这些地方找到。这种可信的自由媒体并不是简单地鹦鹉学舌般模仿向政府和特殊利益集团的官方路线,而是寻求真相。非洲的独立调查记者经常揭露高层腐败、滥用权力和不正当的商业交易。

例如,在肯尼亚,一家领先的地方报纸报道称,道德与反腐败委员会(Ethics and Anti-Corruption Commission)前主席菲利普•基尼苏(Philip Kinisu)从国家青年服务局(National Youth Service)收受了可疑的贿赂。对国家青年服务局的进一步调查揭示了更多的腐败交易,促使肯尼亚人走上街头抗议

但那些有权有势的人知道如何反击——而且他们不会使出浑身解数。其结果是,在许多非洲国家,新闻自由正受到损害、压制,甚至被瓦解。

非洲媒体镇压最极端的例子发生在厄立特里亚,那里的“无国界记者”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估计,至少有11名记者在狱中受苦受难。这个国家只有一个独立的无党派新闻机构——一个由流亡记者运营的电台,总部设在巴黎,但它的信号经常被干扰。

但对非洲本已脆弱新闻媒体自由的攻击正在激增。这些现象经常以对独立记者的暴力形式出现。去年,两名记者在尼日利亚被附属于总统的安全人员袭击。今年1月,加纳一名卧底记者遭枪击身亡,原因是一名政客要求对他进行报复,因为他发表了一篇揭露加纳足球联赛腐败的文章。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a free copy of our new magazine, Sustainability Comes of Age, along with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entir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政府也试图控制媒体机构,即使这意味着关停它们。在坦桑尼亚,总统约翰·马古富力(John Magufuli)的政府以“煽动叛乱”和“国家安全威胁”为借口,暂停了批评他的政府的报纸和电台。新闻机构一直受到武装压力(至少在一个案例中),被迫发表有利于统治精英的报道。

长期的资金不足进一步挤压了独立媒体的生存空间。新闻工作者不仅缺乏支持其工作的资源;他们的薪酬往往也很低,以至于他们自己也容易受到腐败的侵害。在尼日利亚,“棕色信封新闻”(brown envelope journalism)对此已经司空见惯——即由个人或组织付费让记者发表正面报道。

在独立媒体被压制、强迫或捕获的情况下,除了政府和特殊利益集团推出的说辞之外,公众几乎没有其他获取信息的选择。社交媒体平台可以发挥一定作用,但它们的主要优势即民主本质,也是它们致命的缺陷。事实证明,它们是传播假新闻的理想工具,因为假新闻会污染公众辩论,侵蚀人们对事实和制度的信任。

这一现象在尼日利亚上次竞选期间得到了鲜明的体现。假新闻在社交媒体上疯传,其中包括声称总统穆罕默杜•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已经去世而被一个长得相像的人所取代的讯息。数以百万计的尼日利亚人被说服了,有些人甚至为了报复捏造的暴力而杀人。认识到这些新闻报道的力量后,与政党关系密切的人士开始编造并散布有利于其候选人的说法,严重扭曲了竞选活动。

独立的传统新闻机构并不仅仅避免了这个问题;他们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因为只有他们才能可靠地核实在社交媒体上传播的新闻。这就是为什么Facebook谷歌与传统媒体机构合作,在尼日利亚、南非、赞比亚、肯尼亚和津巴布韦的平台上打击虚假新闻的传播。

但是,如果传统的独立媒体想要发挥它们的基本作用,它们就需要资源。在政府限制新闻自由的地方,西方捐助者应该站出来提供必要的资金。鉴于可信的新闻自由对于发展和民主的重要性,这无疑是一项合理的投资。

https://prosyn.org/XuHK58b/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