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让男同性恋了解PrEP

伦敦——10月,在抗击艾滋病工作中研究某种潜在突破性药物的两个小组取得了非同寻常的突破。他们宣布已证实测试对象抗逆转录药物“特鲁瓦达”的效果足以通过随机阶段试验,他们目前正将此药品提供给所有的试验参与者。

研究人员发现服用特鲁瓦达的男同性恋若能在性行为中配合使用避孕套,将大幅降低感染艾滋病毒的风险。这进一步证实了接触前预防(PrEP)技术的有效性,该技术旨在让艾滋病毒测试阴性者利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保护自己远离感染威胁。2011年,由盖茨基金会资助的一项试验发现服用特鲁瓦达的异性恋夫妇感染艾滋病毒的风险降低了73%。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为防止艾滋病毒/艾滋病传播而奋斗的人终于有了新工具来充实自己的武器库。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才能更好地交给那些最需要的人:生活在发展中国家的男同性恋。

今年夏天,世卫组织为实现这一目标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向所有男同性恋及男同性性行为群体推荐PrEP,从而成为首家采取上述措施的重要国际卫生机构。世卫组织预测扩大使用PrEP可以在今后十年男同性性行为群体中减少高达25%的艾滋病毒感染(该群体囊括了所有高风险个体,而不只是已经明确的男同性恋)。

但多数发展中国家男同性恋法律困境等重要障碍依然存在。像尼日利亚这样的国家刚刚批准了反同性恋立法,导致执行世卫组织PrEP新规者可能为此遭受监禁的威胁。

官方认可的尼日利亚恐同氛围已经破坏了抗击艾滋病斗争的成果。2006年, 一项研究发现尼日利亚男同性性交群体13%的人艾滋病毒测试呈阳性,而该数据在尼全体民众中仅有4.5%。截止2012年,男同性性交群体中的艾滋病毒感染率已经上升至17%。此外,报告在医疗中心遭遇同性恋恐惧症的人越来越多,使他们寻求治疗的积极性大打折扣。

这样的后果严重到了极点。两年前,一位艾滋病毒测试呈阳性的尼日利亚男青年在Facebook上与我联系,向我讲述了他每个月在诊所经受的折磨。医院的护士长篇大论地向他讲述同性恋的罪恶,而不是向他解释所服的药物和药物可能的副作用。这位男青年当时是医学院三年级学生,他告诉我他决定不再去诊所接受治疗。我问他他想如何继续接受治疗,他说他在国外有朋友,可能帮他买药。不到两年后,我看到Facebook上的一条新信息宣布了他的死讯。

我在Facebook上的朋友并不是为尼日利亚恐同氛围付出代价的唯一一个。尼日利亚团结联盟是由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LGBT)组织组成的联盟机构,其初步报告详细说明了反同性恋法出台六个月后在男同性性行为群体中使用HIV服务的人大幅减少。具体降幅从尼日利亚最国际化城市拉各斯的40%到以穆斯林为主的卡诺州的70%不等。

尼日利亚的艾滋病毒感染者不仅要对抗感染;还必须承受来自社会的羞辱、面对世俗和宗教机构歧视的目光。现在,他们还有可能面临来自法律系统的威胁。在这样的环境下, PrEP的前景开始变得暗淡,因为潜在的治疗收益抵不过寻求治疗所带来的风险。

乌干达的状况也与此相似。去年春天,随着对同性恋法律迫害的升级,政府突击检查了一家为男同性性交群体HIV阳性患者提供医疗服务及支持的艾滋病诊所并暂扣了其营业执照。

作为在抗击HIV领域有10余年经验的非洲活动家,我希望世卫组织能在迈出建议使用PrEP这关键一步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这意味着就包容对抗击HIV病毒斗争的重要性方面与尼日利亚、乌干达、冈比亚和俄罗斯等国家展开公众对话。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世卫组织应该明确表态虽然它或许并不宣扬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LGBT)的政治权利,但却有决心确保能从PrEP中受益的所有人都能获得必须的药品,而不必担心可能的法律后果。研究人员、制药公司和人权活动家必须担负起确保 PrEP能够普及的斗争责任——让最需要的群体不冒任何风险就能得到它。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