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超级病菌和疫苗

伦敦——寨卡病毒的爆发,就像此前的埃博拉病毒一样凸显了传染病可能给整个国家带来的健康风险——以及疫苗在打击传染病迅速传播过程中所起的重要作用。事实上,人们已经开始想办法对上述两种病毒展开预防性接种。

但疫苗也在保护我们对抗耐药菌感染这一更为致命也更可预测的治疗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相比寨卡病毒等意外、迅速的疫情爆发,耐药性就像是正在上演的一次慢动作车祸。耐药菌每年造成约700,000 人死亡。如果我们不采取必要的预防措施,到2050年它们将每年夺走约一千万人的生命。

研发新抗生素及采取措施延长现有抗生素寿命能维护有效的治疗供应链。但疫苗所提供的机会是独一无二的。疫苗通过降低感染数量限制药物需求。而且因为对抗生素的使用(或过度使用)导致耐药性,疫苗也可以缓解有效治疗需求所带来的压力。

不幸的是,疫苗在上述领域所能实现的价值尚未被人们正确认识到。结果是我们尚未达到防止耐药性疫苗研发所必须达到的速度。

疫苗研制需要很长时间,往往需要多达十年以上。这是一项高风险尝试,其中绝大部分潜在疫苗永远无法进入市场。因此有许多疫苗缺乏商业可行性,即使它们本来可以发挥一定的社会作用。

事实上,被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列为“迫在眉睫”的三大耐药性威胁都没有疫苗可用:它们是难辨梭状芽孢杆菌耐碳青霉烯类肠杆菌耐药淋球菌。也没有对抗这些病原体正在临床试验的足够数量的候选疫苗。

更令人担忧的是,抗结核病或耐多药结核病疫苗的研发目前问题重重。世卫组织警告2035年根除结核病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可能无法实现,除非成功研制出新药、更先进的诊断方法和改进型疫苗。但新疫苗研发还需多年的艰苦努力,尤其鉴于结核病疫苗研制经费近年来有所下降。

就连已经面世的疫苗也未能对抗生素使用和耐药性产生多大的影响。每年,被肺炎链球菌感染夺去生命的五岁以下儿童超过80万以上。上述儿童的死亡完全可以避免——通过注射在世界很多地方已经面世的肺炎球菌结合疫苗。全面接种可以挽救数百万人的生命,防止对不满五岁儿童使用抗生素天数每年达到1140万天以上。同样,轮状病毒疫苗可用于预防腹泻,后者是发展中国家儿童死亡的主要原因和抗生素使用的主要驱动因素。

疫苗还可以保护家畜和鱼免遭感染,优化导致抗药性越来越严重的重要原因——农业抗生素的过度使用

最大限度发挥疫苗的抗耐药性潜力因此需要现有疫苗在人和动物中的广泛应用。但这也需要研发新型疫苗,该工作短期内可通过投资早期疫苗研究和其他可行替代抗生素的20亿美元全球创新基金加以启动。

在研发吸引力较弱的领域,必须要为研发人员提供机会从有用的产品中获得回报。根据不同的产品特点,可能的干预措施将包括推进市场承诺和市场准入回报。

如果成为一系列干预措施的有效组成部分,疫苗有可能对耐药性产生巨大的影响。幸运的是,对这一挑战的认识正在开始生根发芽。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在上个月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年度盛会上,85家企业,包括疫苗研制企业、大型制药企业、诊断研发企业和生物技术企业承诺开展降低耐药性的进一步行动。而今年晚些时候,世界卫生大会、七国及二十国集团峰会和联合国大会将就此问题展开探讨。现在公共和私营部门兴起势头所创造的机会绝对不容错过。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