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青少年生活数据不足

西雅图—数据可以拯救生命。没有数据,我们就不会知道吸烟引起肺癌和冠心病,不会知道头盔能降低摩托车事故的死亡率,不会知道改善妇女教育状况能增加儿童存活率——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可靠的数据无比重要,因此收集数据必须作为重中之重。

一个数据严重不足的领域是青少年健康。10至24岁年龄段所获得的关注远远少于其他年龄段。更广泛地说,如新的青少年健康和福利柳叶刀委员会(Lancet Commission on Adolescent Health and Wellbeing)所强调的,全球健康和社会政策几乎完全忽略了青少年健康。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从诸多角度看,我们的未来取决于青少年的健康。在中低收入国家,青少年的数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他们现在的健康状况将影响到他们的未来福利,决定他们的生计、生育和抚养健康儿童、照顾老年父母、领导社会走向和平与繁荣的能力。

关于青少年健康的数据可以让政府和其他机构为亲少年制定有效和有针对性的方案,从而在确保更美好的未来中扮演关键角色。第一步是找出青少年在哪里死亡、为什么死亡以及有多少人死亡。

近几十年来,众多调查专门针对成人和五岁以下儿童的死亡率。但介于两者之间的群体没有人专门注意,这导致跟踪缺乏公民登记和重要统计数据公布制度的国家的青少年死亡情况变得十分困难。

要解决这一短缺,出资者和政府应该资助开发衡量青少年死亡率的调查方法。可以在已在中低收入国家进行的调查中加入引导所需信息的问题,如人口和健康调查和多指标集类调查。

当然,我们也需要青少年整个生命段中的数据——最理想的是直接来自青少年的数据。目前,15岁以下个体通常被排除在家庭调查之外。而尽管一些国家进行学校调查,但资金不足常常意味着无法频繁组织。问题更大的是,在中低收入国家,基于学校的调查通常不包括辍学人群,不管他们是中途辍学还是从未上学。

因此,政府和出资者还必须致力于开发和进行定向青少年调查。这些调查的目标应该是厘清青少年的可避免风险因素暴露情况,比如酒精和违禁药物使用、不安全性行为、暴力、肥胖、缺乏运动以及不健康饮食等。

要完善这方面的措施,我们还必须投资于理解这些风险因素——最常见的情况是与儿童期和成人期进行衔接研究——如何影响青少年健康。局全球疾病负担研究(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健康风险因素解释了至少50%的50岁及以上人群早期死亡和残疾;对年轻人来说,这一比例只有26%。需要更多的研究为卫生政策和规划提供信息。

数据收集措施还应该以心理健康为重点。全球疾病负担研究估算,2013年抑郁症是青少年女性无法健康生活的前三大因素之一,也是青少年男性无法健康生活的前七大因素之一。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但18岁以下个体心理健康数据十分缺乏,特别是在中低收入国家,而可得数据也无法在国家间进行比较。因此,一个当务之急是政府和出资者投资于构筑一个关于如何最好地衡量心理健康并在全球实施(包括在资源缺乏环境中)这些方法的专家共识。

要不了多久,今天的青少年就将成为世界的主导者。要想出色地领导世界,青少年必须健康。而我们需要投资于收集对确保他们健康至关重要的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