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rudd8_Thomas Peter-PoolGetty Images_trumpjinpingsoldiers Thomas Peter/Pool/Getty Images

美国和中国能达成交易吗?

发自纽约—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庆祝活动已经落幕,也是时候将注意力转回到中美贸易战了。这场冲突很可能即将进入尾声。事实上,下一轮谈判可能是双方为严重影响两国贸易,科技以及更广泛经济乱局寻找解决之道的最后机会。

不然的话,世界就得开始为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为艰难的经济之旅做准备。美国确实有可能陷入衰退,全球经济将经历更大范围的脱钩状况,从而在更久远的未来毒害整个中美关系,也为两国内部民族主义者口中的冲突不可避免论调大开方便之门。

迄今为止,贸易战经历了四个阶段。第一阶段始于去年三月,当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对中国商品施加第一轮进口关税。第二阶段发端于去年12月在布宜诺斯艾利斯G20峰会上进行的“阿根廷复位”,当时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他们将在90天内达成协议。然而休战协议于今年5月初破裂,两国均指责对方试图在即将签字的最后关头大幅窜改协议草案。

而用“愤懑之夏”来描述第三阶段就最好不过了:美国施加了新一轮的进口关税,中国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报复,同时还公布了对美国“实体清单”的应对措施。随着华为和其他五家中国科技企业被美方拉入黑名单,中方也设立了名称含糊的“不可靠实体名单”威胁要将一些美国企业赶出国门。

那么鉴于上述事态发展,又凭什么还有人会期望下一轮谈判能取得成功呢?

首先,美国和中国经济都陷入了困境。在美国,糟糕的近期制造业和私营部门就业数据加剧了人们对经济前景的悲观情绪。如果情况进一步恶化,特朗普在2020年11月的连任就危险了。同理,2021年中共建党一百周年庆典之前出现的任何重大经济放缓都会削弱习近平的权威,如果他想要在2022年继续走上本已饱受争议的第三任期,就必须处理好这场序幕。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双方都公开表示贸易战对对方的伤害更大。但破坏市场稳定,损害商业信心并削弱增长的做法显然对哪一方都没有好处。双方还都声称自身拥有挺过长期冲突所需的经济韧性。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清楚谁有更强的论据。美国当然不像中国那样依赖贸易。但尽管中国因为贸易战前国内政策选择不力而实力有所削弱,却仍然拥有更强大的财政,货币和信贷工具。

无论如何,双方都认识到各自手里都有一把经济之枪在指着对方的脑袋。因此尽管特朗普和习近平都摆出了相应政治姿态,但两人最终都希望达成协议。此外,他们需要在今年年底前做到这一点以免定于12月15日生效的大幅关税上调措施进一步造成破坏。这一时间表要求双方立即开始采取一些象征性和实质性步骤。

第一步,中国应提出一项与前150页的草案相同的协议案,但要进行修改以符合其订立的三条“红线”。尤其是中国应移除让美国可以在在协议签署后保留关税,而且在美国认为中国不遵守该协议时可以单方面重征关税的条款。同时它应该增加一个承诺,即中国将以“与其宪法,立法和监管程序相一致的”方式去执行该协议。

第二,中国应完善其最初的提议,即随着时间推移减少双边之间200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这个谈判点或许在经济学上站不住脚,但是对特朗普个人和执政而言都非常重要。

第三,尽管中国将要避免禁止对中国工业和企业实施国家补贴,但它必须保留协议草案中有关保护知识产权和禁止强迫技术转让的现有规定。此外有可能让两国在协议签署后的官方公报中明确陈述其对国家产业政策的立场。这份声明甚至可以指定将用于执行所有竞争中立相关法律的各个国内和国际仲裁机制。

第四,双方必须营造更加积极的政治气氛。最近几周出现的某些迹象表明这一状况可能发生,包括有报道称中国已于9月份再次购买美国大豆。尽管购买量仍远低于历史水平,但这一增长将帮助特朗普安抚愤怒的农民。与此同时,美国已经推迟了原计划于10月1日执行的5%关税上调,也可能对某些美国企业向华为出售非敏感产品出具豁免文件。

第五,双方都应将11月14日至16日在智利圣地亚哥举行的亚太经济合作峰会视为达成协议的最后机会。在本月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进行了高层谈判之后,应在11月初在北京解决余下所有未决事务,因为在感恩节之前完成交易对于增强美国商业和消费者对圣诞节的信心至关重要。

作为常年指出这一点的少数评论者之一,我认为尽管在政治上剑拔弩张,但特朗普和习近平的根本利益还是更有可能促成协议的。但最近启动的特朗普弹劾程序可能会给这一进程带来麻烦,须知这可能让政治上失势的特朗普铤而走险,导致其对中国的态度比美国经济利益所要求的更为强硬。总而言之,特朗普仍然无法承受在2020年出现经济衰退的风险,这意味着达成协议的可能性仍然很大。

但无论如何,如果双方无法处理好接下来这关键的两个月,那么整个进程仍有可能崩溃。双方已经花了很多时间来准备2020年的后备方案:放开手脚打经济战,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并将责任推到对方身上。如果发生这种情况,明年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遭遇衰退的风险将很高,而中国或许可以寻求通过进一步的财政和货币刺激来减轻对其国内的冲击。

美中两国如今面临的选择是显而易见的。而对于世界其他地区来说,这个赌注则再高不过了。

本评论文章改编自作者最近在北京美国商会发表的一场演讲。

https://prosyn.org/RMmqx9l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