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为弱势英国政府退出欧盟献一计

牛津—保守党在大选中失去了议会多数,寻求组建新政府的首相梅知道,她还必须在几天内落实英国退出欧盟的谈判的具体细节。英国退欧谈判的准备工作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但目前受到三个低级谈判错误的应先个,并且必须面对英国政府的行动权力已经大大受损的现实。

第一个目前所犯下的经典错误是英国政府想象它进入了一场战斗。根据这一观点,谈判员必须掩盖他们的真实计划或意图,因为他们的目标是取得谈判的支配地位,最终征服对手。所谓兵不厌诈,而现在情况就是我们好像在准备诺曼底登陆日似的。

但英国退欧不是登陆日。英国绝对没有试图打败敌人,而是在与它无法在地理上远离——也担不起远离的风险的国家尽量保持双赢关系。英国不应该像目前所做的那样对它的计划保密,也显然不应该采取边缘政策——比如梅的“没有协议也比坏协议好”的战斗宣言。

相反,英国必须推动以解决共同问题为核心的合作进程。谈判应该聚焦于为双方尽可能创造价值,包括梅志在必得的英国-欧盟自由贸易协定。公平、开放和透明是让双方正确有效地评估未来收益的关键,当然也是让私人部门和其他行动方继续贡献创新性方案的关键。

第二个经典谈判错误是只关注自己的利益。有效的谈判要求你深刻地理解另一方的利益、重点和约束。他们对输赢怎么看?哪些地方是他们不可能妥协的?什么东西可能妨碍他们形成协议的能力?

比如,英国和欧盟都存在能力约束。英国正在尽快组建一支团队负责贸易谈判。至于欧盟,它已经参与国十次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包括与海湾合作委员会和美国,但欧洲政府都仍然需要落实此前与加拿大、新加坡、越南、西非和东非达成的自由贸易协定。

英国想要插队,因为它与欧盟的经济关系在规模、深度和意义上都不可同日而语。但果真如此的话,欧盟可能面临被插队方的反击。事实上,在整个英国退欧谈判过程中,欧盟需要考虑它想其他谈判伙伴传递什么信号。如果英国想要保证双赢的协议,其战略就必须承认这一点,当然也要承认其他可能影响到欧盟及其成员国的约束条件。

第三个错误是形成了不切实际的预期。英国退欧谈判毫无疑问将漫长而艰难——而如果公民、企业或谈判员本身在过度的预期得不到满足之后感到沮丧的话,将更加如此。

管理与时间有关的预期可能最为重要。英国希望在分配的两年时间里完成与欧盟的专门自由贸易协定。但与其他欧盟主要贸易伙伴,如日本和加拿大的可比谈判要耗时9—10年。并且它们都是逐步完成,而不是一蹴而就。

欧盟与加拿大的自由贸易协定为例,它始于2004年,与谈判框架的建立同时开启。将近九年后,2013年才达成“原则上”的协定。实际协议在去年9月敲定。然后开始欧洲机构批准程序,直到2月获得欧洲议会的最终批准。而整个流程仍没有全部完成:其中一些内容还需要国家立法机关的批准。

这表明,在两年的时间里,英国充其量只能与欧盟达成框架协定。最终协议肯定需要更长时间,原因之一是其中部分内容需要个别成员国的批准。英国政府应该毫不含糊、开诚布公地告知公众这一点。

与此同时,英国必须致力于确保与欧盟的临时协定。大约40%的英国出口流向欧盟市场,而英国工厂也严重依赖能便捷穿越欧洲边境的商品,不管是来自爱尔兰的牲口,还是来自德国的曲轴。

��言之,在等待最终协议时,英国决不能失去畅通无阻的边境,即使只是暂时失去也不行。英国当然也不能长期失去畅通无阻的边境,而如果在分配的两年时间里无法达成任何协议的话,就很有可能发生这一情景。事实上,梅威胁“没有协议总比坏协议好”不但不利于谈判进程,它根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

任何协议都不可能照搬标准的世贸组织规则。世贸组织规则将意味着英国农业部门承担14.4%的关税,而来自欧洲共同农业政策的金融支持被取消已经导致英国农业部门损失惨重。英国奶制品出口将面临平均40%的关税。

至于服务业——目前这是英国经济最大的部门——世贸组织的出口规则已经存在了20年,早已过时。在世贸组织的164个成员国中,有158个与欧盟签署了或正在准备签署自由贸易协定,世贸组织规则之不受欢迎可见一斑。

梅之所以在最近举行大选,是因为她希望能有更大的权力来为英国谈判更好的协议。她没有实现目标。如今确保协议需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注重合作、外向、现实的谈判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