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不自省的特朗普

麦迪逊—在柏拉图的早期对话集《游叙佛伦篇》中,苏格拉底来到雅典法庭,为自己辩护他腐化雅典青年并且不信神的子虚乌有的指控。在他到达法院之前,经历了一次巧遇,这次巧遇或许有力地折射出美国总统特朗普最重要的短处。

苏格拉底在去法院的路上,遇到了他的朋友游叙佛伦,这位男青年也要去法院,目的是起诉自己的父亲杀害了另一个人。游叙佛伦告诉苏格拉底,他相信他在做正确的事,因为,不论杀手是否属于他自己的家庭,也不论受害者是亲朋还是陌生人,犯下罪行的人都必须受到惩罚。游叙佛伦坚持认为,神会批准他的行动,因为他所做的正是虔诚所要求的。

但苏格拉底就是苏格拉底,他将游叙佛伦的辩解扩展成一场关于虔诚本身的性质的大讨论。苏格拉底坚信,游叙佛伦绝对肯定这是一件虔诚的事,否者他不会起诉自己的父亲。但是,对苏格拉底认为,游叙佛伦不能如此肯定,除非他确定地了解什么是虔诚。

游叙佛伦试图定义虔诚,但最终还是败在了苏格拉底刨根问底式的诘问之中;毕竟,他并不真正了解虔诚是什么。在《游叙佛伦篇》的最后,这位以他的名字命名这部对话集的角色突然借口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