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特朗普的虚拟围墙

发自剑桥——在许多方面,共和党在美国征收一项“边境调整税”的计划都是特朗普总统计划在美墨边境修建的实体围墙的虚拟补充。虽然该税项并未像特朗普的实体墙一样渗透到公众意识中,但它可能最终会对普通美国人造成影响——而且不一定是以好的方式。

表面上看,该计划的基本思路就是对进口征税,比如征个20%,并对出口提供类似幅度的税收优惠。大多数民粹主义者的直觉反应是,这对美国的就业来说是极好的,因为它会在遏制进口的同时鼓励出口。不幸的是,正如许多人所指出的那样,这个逻辑中有一个掉链子的地方,那就是美国的浮动汇率制度。

如果美元走强——可能是实施边境调整税的结果——美国人购买进口商品的成本就较低(因为1块钱美元可以兑换更多外币);相应的,强势美元使美国出口商品对外国人来说更昂贵。事实上,经典教科书的结论是汇率效应将完全抵消税收作用,使贸易平衡保持不变。如果你因此觉得共和党的提案听起来像是个骗局,你可能是对的,但请让我们先把这个想法放一放。

但有几位声望极高的学术经济学家都对边界调整的理念表示赞同,只是基于完全不同的原因。他们也同意汇率实际上上升以抵消边境调整税的贸易影响的定理。但他们就是赞同它。

首先,美国的进口量远大于出口,所以它的贸易逆差极为庞大,根据最宽泛的统计数据(“经常账户”)约相当于GDP的2.5%。虽然这相对于十年前超过6%的比例来说已经实现了巨大的飞跃,但美国的进口仍然大大高于出口,这意味着政府20%的进口税收收入要比它给出口商的减税额更多。事实��在纸面上算,税收补贴计划表至少能让政府每年多收大概900亿美元。

但该税项的魔力并不止于此。可能会让那些习惯于将进出口视为纯粹“美国人对外国人”现象的人感到惊讶的是,实际上大约一半的贸易是企业内部交易,即同一企业的外国和美国分部之间的交易。同时由于美国也是全球企业税最重的国家之一,企业都会尽力为外国子公司分配尽可能多的产值,而尽可能少地分配给美国公司。

实现这一点的其中一个方法是对企业内的进口刻意设置较高的记账价格,同时故意改低出口记账价格。低开和虚增发票都是一直都是躲避税收和管制的手段。当一项交易全部归于“内部”时,就基本上只是如何将利润登记在低税率地区的会计操作罢了。

正如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家阿兰·奥俄巴赫(Alan Auerbach)首先指出的那样,边境税调整是在美国等高率税地区打击低开和虚增发票行为的一种方式。因此总而言之,即使边境调整税会不直接使美国商品更具竞争力,倒也是个提高收入的有效方式,或许能为其他减税措施腾出空间。

那么这样一个技术上严丝合缝的想法可能会出现哪些谬误?首先,它依赖于一些过分大胆的假设——例如说人们一定无法轻易破解这个迷宫般的系统,而外国政府也不会采取限制性手段来报复性征税。第二,它忽略了一大堆困难的过渡问题。

首先,美国绝大多数进口货物是以美元而非外币定价。因此,即使外币相对美元贬值,对于那些已经签订美元合同的进口商也没有好处,他们的成本只会因为进口税而再高出20%。而即便有税收补贴,一些出口商也将破产,因为最近一份纽约联邦储备委员会报告指出,这些出口商得依靠进口中间产品来生产自身产品。

另一个问题是,正如我的同事伊曼纽尔·法里(Emmanuel Farhi),吉塔·哥平纳夫(Gita Gopinath)和奥列格·伊斯科基(Oleg Itskhoki)所讨论的那样,美元走强意味着美国人财富的巨大损失,因为许多外国资产的价值会下降。然而最大的问题则是那个认定美元汇率将恰当变动以抵消税收/补贴计划影响的轻率假设。

过去40年的汇率研究告诉我们,汇率可以在一段时间内远离其基本面。边境税很快将引发美元汇率显著变动的假设是完全不切实际的。这个过程可能需要许多年,而短期内则很容易对美国失业率产生负面影响。

当然高额的边境税可以促进美国就业。该计划将创造大量海关报关员职位,并且最有可能导致地下经济的显著扩张,因为人们纷纷设法逃税。但是这就是边境税的支持者真正想要的就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