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omen's March 'Power to the Polls' Sam Morris/Getty Images

特朗普与美国软实力的式微

发自剑桥——特朗普作为总统的各项言行已经侵蚀了美国的软实力,这是铁证如山的事。在最近接受盖洛普民意调查的134个国家中,只有30%的受访者对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表示赞同,相对奥巴马就任期间几乎下降了近20个百分点。皮尤研究中心发现,拥有30%支持率的中国已经与美国并驾齐驱。而英国的“软实力30”指数显示美国已经从去年的第一位滑落到了去年的第三位。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对此特朗普的捍卫者回应说软实力并不重要。而特朗普的预算主任米克·马尔瓦尼(Mick Mulvaney)则削减国务院和美国国际开发署的30%的资金来推广他的“硬实力预算”。对于那些“美国优先”观点的鼓吹者来说,世界其他地方的看法只配退居次席。那么他们这样的想法是对的吗?

软实力取决于吸引力而不是强制力或金钱。它更多地去团结人们而不是压制他们。在个人层面上,聪明的父母都知道如果想让自己对孩子的影响力更大且持续更长时间,就得以身作则为孩子树立恰当的道德价值观,而不是只依靠打骂,发钱或拿走车钥匙。

同样,政治领导人长期以来都很看重那些能够确定议程和确定辩论框架的力量。如果我能让你做我想做的事,那我就不用强迫你去做你不想做的事。如果美国代表着别国想要遵循的价值观,那么就可以节省下许多胡萝卜和大棒。在拥有一定硬实力的情况下,吸引力可以起到力量倍增器的作用。

一个国家的软实力主要来自三个方面:它的文化(当它对别人具备吸引力之时),它的政治价值,比如民主和人权(当它实践这些价值之时)以及它的政策(当它们被认定具备合法性,因为其制定原则一视同仁并考虑到了他人利益之时)。政府在国内(例如保护新闻自由),在国际机构(咨询别国和采取多边主义)以及在外交政策(推动发展和人权)等方面如何行事都会形成一种影响他人的榜样力量。而在所有这些领域,特朗普把那些笼络人心的美国政策都逆转了过来。

幸运的是,特朗普或者白宫并不能代表整个美国。与硬实力资产(如武装力量)不同,许多软实力资源与政府是分隔开来的,只会对政府的目的做出部分回应。在一个自由的社会里,政府无法控制文化。事实上官方文化政策的缺失本身就是吸引力的来源。像《邮报》(The Post)这样展现女性独立和新闻自由的好莱坞电影本身就极富吸引力。而美国基金会的慈善工作或是美国各所大学的研究自由也能起到类似的作用。

事实上,公司,大学,基金会,教会和其他非政府组织都会各自发展出一些可能会助推或阻碍官方外交政策目标的软实力。而所有这些私人软实力来源在全球信息时代都可能变得越发重要。这是政府为何更应该确保自身的行动和政策能够创造和加强而不是削弱和挥霍自身软实力。

那些显得虚伪,傲慢,漠视他人观点或基于狭隘国家利益观念的国内或外交政策会削弱软实力。例如美国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后导致的民调吸引力急剧下降更多是对布什政府及其政策的回应,而不是对美国整体。

伊拉克战争并不是第一个令美国被唾弃的政府政策。 1970年代时全世界也有很多人反对美国在越南的战争,而当时美国的全球地位也反映出了这种政策的不受欢迎程度。当政策得到了改变,战争的记忆逐渐消退时,美国也重拾了很多软实力。同样在伊拉克战争后美国在世界大部分地区恢复了大部分软实力(中东地区除外)。

怀疑论者可能仍然认为美国软实力的起伏无关紧要,因为各国都是出于自身利益而合作的。但是这个论点忽略了一个关键问题:合作有程度深浅之分,而这一程度则受到吸引力或排斥力的影响。此外一个国家软实力的影响还会延伸到一些非国家行动者身上,例如助长或阻止恐怖组织的招募活动。在信息时代,成功不仅取决于谁的军队能得胜,还取决于谁的故事更动听。

美国软实力的最大来源之一是其民主进程的开放性。即使错误的政策会降低其吸引力,美国批评和纠正错误的能力也会使其对他人产生更深层次的吸引力。当海外抗议者反对越南战争时,他们经常唱的就是《我们一定会胜利》(We Shall Overcome)这首美国民权运动之歌。

美国自身也几乎一定会赢得胜利。根据以往的经验,美国在特朗普下台之后必能重新恢复其软实力。

http://prosyn.org/T6bfJis/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