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金融危机的地缘政治后果

    普林斯顿amp#45;amp#45;忧心忡忡的投资者和决策者们正在陷于大萧条的比较之中。但是,1931年的教训只有一部分是金融或者经济方面的。1931年的危机规模如此巨大、破坏力如此严重,是因为那是一场在地缘政治舞台上演的金融剧本。

    今天,人们在讨论中得出了两个吃惊的结论,但是只有其中一个得到了完整的分析。首先是需要大规模的公营部门行动。第二,由于在全球化的世界中协助需求跨越国界,因此这样的行动复杂多变。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首先,人们已经尝试了私营部门的解决方案,但是都迅告失败。在这些无效的措施中最为经常出现的安慰就是,糟糕透顶的危机就是泻药。资不抵债的公司破产,坏帐勾销,而放款人又可以抱有信心放贷了。

    美国财长保尔森来自美国实力最为强劲的投资银行高盛公司。他听任雷曼兄弟公司倒闭就是在进行泻药赌博。他说,美国无法容忍救市文化。政府严辞拒绝拯救该公司,这应当被视为一种迹象,也就是美国经济的大部分基本面保持良好,而且美国的金融市场足够发达,可以确定良好的商业行为。

    大萧条时期的美国财政部长梅隆也是一个金融业巨头。面对1929年的股市恐慌,梅隆最初的结论随后变得臭名昭著。他说:“清算那些劳力,清算那些股票,清算那些农民,清算那些房地产,把那些腐烂的东西清除出系统之外”。

    现在已经清除,2008年高风险的赌注还没有得到回报,一点也不比1929年的多。相反,放任公司破产导致必须拯救更多的公司,比如美国国际集团以及英国的哈利法克斯银行。这两家也不大可能是最后需要救助的公司。人们都在流传着一份名单,看下面是哪个公司要倒台或者冲垮。此情此景就像是克里斯蒂侦探小说,谋杀一个接一个。

    金融体系已经疯狂,只有拥有无限资源的公司才能够平安无事。而它们只能是一些自助性的组织,像规模庞大的连锁银行。美国财政部也确实想在9月14日星期天撮合这样一个连锁银行。

    但是现在局势飘忽不定,自助还是不足。现在需要各国政府和中央银行动手,因为只有它们才规模足够庞大,行动足够迅速。只有它们才能够迅速挽救美国的两大房贷公司,随后又托起美国国际集团。

    第二个问题是,什么样的政府能够做到这一点?并不是任何政府都可以这样做的。欧洲中等规模国家的政府或许可以挽救一些中等规模的欧洲公司。但是对于处于世界金融体系核心的、规模巨大无比的金融业公司而言,现在大概只有美国和中国两个国家政府才能力挽狂澜。

    在1931年类似的金融崩盘中,当时也只有几个国家政府可以采取有效行动。老的经济超级大国英国已经精疲力竭,无瑕顾及他人。世界储备大量聚集在美国。

    因此,正如著名经济史学家金乐伯格所强调的那样,摆脱1931年全球大萧条的唯一可行办法就是美国伸出援手。当时,美国不愿意承担拯救全球经济的负担有各种各样令人信服的理由。它们包括,把钱送给欧洲就有去无回;难道不是欧洲打了一场世界大战导致了金融危机吗?从经济上来说,拯救欧洲在长远角度上很有意义,但是从政治上而言,这是失败之举,短期内毫无回报可言。

    中国就是本世纪的美国。2007年信贷危机之初处理尚且从容,那时因为来自中东尤其是中国的国家财富基金愿意介入并且重新给美国和欧洲公司注入资本。中国国家财富基金中国投资公司不愿进一步商讨收购雷曼兄弟公司,使得目前的事件达到了主要转折关口。中国投资公司转身而去将会在将来被视为历史转向的时刻。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现在,中国后撤有许多理由。这一逻辑就类似美国1931年那时候的一样。某些在北京出现的论点非常合理。那就是现在形势扑朔迷离,而且国家主权基金或许会损失惨重。中国投资公司如果投资雷曼兄弟公司说不定就会赔钱。还有一些论点含有更多的感情色彩。比如,美国在1997年和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时表现笨拙,那么,2008年是不是就是报应呢?

    我们就会发现在全球化的世界经济存亡中中国究竟持有何种悠关利益。正如在1931年那样,政治观点都是反对采取行动。只有高瞻远瞩者才会看清伸手拯救的经济理由十分充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