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人种大杂烩

伦敦—如何定义现代人?生物学答案很简单:智人的一员,并具有相对较大的脑组织和容纳脑组织的球状脑壳,眼睛上方有较小的眉骨,较小的可伸缩的面部,下颚处有下巴,骨骼较轻。许多现代人的生物学特征——至少从保留下来的化石看——至少在10万多年前便已出现于非洲和以色列。

但其他要素——比如复杂的社会、礼仪、精神信仰、艺术、音乐、技术和语言——也是现代人类种群的特征。什么特征是定义“现代人”的关键要素,这一分类可以追溯到多远?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人的形态和行为特征的进化速度各有不同,因此这一问题颇具争议。事实上,研究智人生理起源的古生物学家必然会与重构构成早期现代人的远古行为的考古学家有所不同。

古生物学、考古学以及(尤其是)遗传学的最新发现表明,现在的人类和一些古代人具有惊人的相似之处,这让评估现代人起源的工作更加复杂了。一个主流观点是现代人的远古祖先直立人在近200万年前离开非洲,散向世界各地。的地区的人中又逐渐地进化为智人,首批现代人行为大约出现在40 000年前的欧洲。

但新证据表明,现代人进化于相对晚近的非洲——且他们在约60 000年前分化之后所经历的改变并非连续。具体地说,对智人已灭绝的近属尼安德特人的研究正在揭示关于现代人类发展的新剖面,进一步加剧了关于这两个物种行为能力差异的由来已久的争论。

越来越多的有关智人的关键要素的考古学证据正在距今60 000多年的非洲浮出水面。这些证据包括复杂的工具(其制作过程需要好几个阶段)、符号(比如用于标注记号的红色赤铁矿颜料和用于展示的用贝壳和鸵鸟蛋壳制成的珠子)以及长距离联络和交换网络。这些发现支持只有智人才有资格被认为是真正现代人的考古学观点,而尼安德特人等非现代人群体的复杂程度充其量只能称为雏形。

此外,基于已知的与现代人大脑功能有关的不同的DNA编码的遗传学证据表明,尼安德特人和智人之间至少存在一定程度的认知差异。而人口分布差异(人口少、密度低)大概是制约尼安德特人文化进步的原因,与之相比,早期现代人群体——最初是在非洲,随后在全世界——建立了更广的网络。

但证据还表明,一些尼安德特人已开始使用陪葬品(用来帮助死者在阴间使用的物品)、制造复杂工具(如用乳膏安装起来的石头支架),并发展出了个人符号(包括氧化锰颜料和用动物牙齿做的饰物)。他们显然还使用草药。

此外,越来越复杂的灭绝人种DNA研究表明,尽管“尼安德特人”是一个不同的物种,但他们也与走出非洲的现代人杂交。结果,许多人基因组中包含大约1%的尼安德特DNA。

一些研究者根据这一混血情况认为现代人和尼安德特人之间的物种界线应该重新划定,两种人都应该被归类为智人,但我认为基于形态学的物种分类应该被保留。事实上,科学争论反映的是真实世界中关于不同生物物种概念的局限性,其标准要求生殖隔离。

更多的关于早期非洲土著和澳大拉西亚(如澳大利亚、新几内亚和布干维尔)的杂交例子让情况进一步复杂化了。在后一个例子中,杂交来源于目前只被一个考古点——南西伯利亚的德尼索瓦(Denisova)山洞——的人种。那里发现的化石含有与尼安德特人有关但不同的DNA。

如今,这一DNA残留——在某些人的基因组中大约占3%的比重——在澳大拉西亚也存在。这表明“德尼索瓦人”一定不仅仅存在于西伯利亚,也存在于东南亚路径上,早期现代人经此路径抵达假想的杂交发生地——澳大拉西亚。

即使在今天的撒哈拉以南非洲,也有过去50 000年中杂交的明显痕迹。在这里,杂交来源也许是目前尚不为人知的存活在非洲南部的远古人种、智人和尼安德特人的直接祖先——海德堡人。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但这类杂交的DNA残留对真实世界的影响不应该曲解。古人类学家因其原始特征一致地将尼安德特人称为“古代”人,这一事实可能导致语义陷阱——将带有更多杂交祖先DNA的活着的人种视为“进化”不全者。在现实中,由于大部分人类DNA都有着共同的晚近非洲起源,因此所有的活着的人类可以视为同等“现代”。

但最新发现也不能忽视。现在可以做商业基因测试,在大致上揭示有你拥有多少尼安德特DNA,这是认识现代人复杂起源的机会。尽管我们要坚持强调人类共有的现代性和非洲起源,但也必须开始接受和理解逐步浮现的关于我们的生物学历史的拼接性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