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group of Ethiopians stand nearby rotten carcasses of animals Joel Robine/Getty Images

防止非洲再次爆发饥荒

纽约——在经过十多年的下降后,世界陷入饥饿的人数正再次上升。今年爆发了二战后全球最严重的粮食危机,南苏丹、也门、索马里和尼日利亚徘徊在崩溃边缘或者爆发饥荒。仅上述四国就有超过两千万人仍面临严重的粮食短缺,而据联合国估计需要提供价值18亿美元的紧急人道主义援助。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政治动荡和冲突严重加剧了粮食短缺的状况,但粮食生产不足也很可能加剧了紧张和饥饿。在四个国家中有三个徘徊在饥荒边缘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农作物产量长期以来一直在世界上相对落后,因为这里的农业投入严重不足,例如种子和化肥的质量较差。

投资农业是结束饥荒和改善政治稳定的一种最有效的方式。仅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就生活着5,000万小型农户,而他们所种植的农产品维持着成百上千万人的生活。非洲大陆上投入巨资发展农业和扶持小型农户的国家已经成功地避免了饥荒。

以埃塞俄比亚为例,这个国家在20世纪80年代中经历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饥荒。估计有一百万人死于这次危机,造成危机的原因是冲突以及干旱,这个国家用了很多年才从危机中逐步恢复。

今天,埃塞俄比亚和平安宁,但干旱气候却再次发生了。2016年,该国经历了50年来最干旱的作物生长季。但去年埃塞俄比亚却没有爆发饥荒。毋庸置疑有人挨饿,但大规模灾难却没有发生。乐施会认为究其原因是政府随时准备为成百上千万人提供粮食和饮水。该国的农业基础设施也大幅改善,而新的灌溉和饮水系统为农村地区提供了清洁、安全的水源。

十多年来,埃塞俄比亚政府将发展农业确定为政策的重中之重。2010年,政府创建了埃塞俄比亚农业转型机构,这家公共机构以提高农业部门生产率为主要任务。就像著名英国作家兼非洲问题研究专家亚历克斯·德瓦尔所指出的那样,“政治能造成饥荒,但政治也能消灭饥荒。”埃塞俄比亚证明了他的正确性。虽然救灾工作仍然离不开国内和国际捐助,但埃塞俄比亚的长期投资已经使得该国的适应能力有所提高。

增加来自非洲或国际捐助国的农业战略投资可以协助地区其他国家获得类似的回报。随着水灾及旱灾等极端天气事件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变得越来越普遍,气候变化正在导致上述投资变得更为必要。

但即使没有政府的支持,农民也可以立即采取成本效益相对较好的温和措施来缓和气候变化。通过使用像抗旱种子、间作、堆肥和作物多样化等智慧农业技术,农民可以以极低的成本来钝化极端天气事件所带来的影响。

树木是我们应对气候变化最有效的工具之一,而他们对小型农户也具有经济意义。一个农民如果投资2美元购买树苗,可以通过砍伐并出售完全长成的树木而在十年内取得超过80美元的利润。树木在生长的同时也通过碳吸收、改善土壤质地和防止侵蚀等对环境产生益处。

拥有树木、牲畜或通过出售余粮来兑换现金的农户能更好地抵御天气的影响。而且,就像我所在机构目前在非洲六国所展示的那样,农户可以通过培训和财政支持来建立自己的资产基础。因此,我们相信非洲政府和双边捐助机构应加大项目投资,培训农户掌握能够可持续种植长期作物、尤其是树木的技巧。廉价的常规操作——如成行种植作物、正确除草以及微量施用化肥——同样被事实证明是大幅增加作物产量的有效方法。

随着气候变化影响预计将在未来几年中加剧,非洲的小型农户必须现在就准备迎接未来的动荡。美国一直以来是世界最大的全球粮食安全计划捐助国,但唐纳德·特朗普总统领导下美国在这方面的领导角色是不确定的。尽管全球粮食安全计划在美国国会得到了两党的支持,但特朗普政府拟议中的外国援助预算建议大幅削减援助这些计划的资金量

随着美国支持的动摇,非洲和欧洲政府、基金会、捐助机构和从业人员必须随时准备协助非洲农户建设长期适应性。农业投资是改善非洲食品安全的最为有效的方式,同时还要确保处在气候变化斗争第一线的民众能够保持繁荣的经济发展和可持续的健康环境。

只有通过认真策划并学习埃塞俄比亚等国的榜样,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才能解决造成饥荒的根本理由。尽管解决粮食安全问题的过程十分复杂,但防止未来饥荒却不一定是这样。

翻译:Xu Binbin

http://prosyn.org/G84InyK/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