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以色列最后一位开国元勋

特拉维夫—2006年,即西蒙·佩雷斯当选以色列总统的前一年,迈克尔·巴尔-左哈儿(Michael Bar-Zohar)出版了他的佩雷斯传记的希伯来文版。书名恰如其分:《像一只凤凰》(Like a Phoenix)。当时,佩雷斯已经在以色列政坛和公共生活中活跃了60余年。

佩雷斯的职业生涯几经沉浮。他有过辉煌,也有过没落——并且多次大起大落。他是以色列国家安全领导的支柱之一,后来成为坚定的和平派,与一直拒绝选他当总理、但在他不拥有或追求实际权力时又敬仰他的以色列共公众一直爱恨交织。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不惧逆境的佩雷斯一直努力向前,他的动力来自雄心和使命感,但天才和创造力也助他一臂之力。他自学成才,嗜书如命,著作等身,每隔几年就会受到新思想的潜移默化和启发:纳米科学、人脑科学、中东经济发展等。

他也是远见卓识、手段多端的政治家,从未摆脱其东欧出身。2007年,当他不再追求权力和参与决策时,他也达到了公职生涯的顶峰,成为以色列总统并一直履任至2014年。他的前任名不副实,但他重塑了总统形象,以国际舞台上的非正式长者、国际论坛的热门演讲者、以色列追求和平的象征的身份赢得国民支持和国际敬仰,与以好战著称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形成鲜明对比。

佩雷斯丰富而复杂的政治生涯可以包括五个主要阶段。20世纪40年代,他作为工党(Labor Party)及其青年团活跃分子初出茅庐。1946年,他已经获得了足够的资格被派往欧洲作为以色列建国前代表团的一员参加第一届战后犹太复国大会(Zionist Congress)。随后,在以色列独立战争期间,他开始在国防部紧紧跟随以色列国父大卫·本-古里安,主要从事采购工作,最终升职为国防部办公厅主任。

在这个职位上,佩雷斯成为年轻的以色列国防思想的奠基者。在负责同级的外交部时,他的主要成就是与法国结成紧密联盟并进行大量安全合作——包括在核技术方面的合作。

1959年,佩雷斯转为职业政治家,支持本-古里安与工党元老派的斗争。随后他当选为以色列议会议员并成为国防部副部长,随后成为内阁成员。

1974年,他的职业生涯进入了新阶段。1973年,萨达特的埃及军队成功跨越苏伊士运河,总理梅厄夫人因为这场大溃败而被迫辞职。佩雷斯参加了总理竞选,但以微弱劣势败给了拉宾。作为补偿,拉宾任命佩雷斯担任其政府的国防部长。尽管如此,1974年的竞争标志着两人长达21年的势不两立的开始,尽管合作让双方的对立有所缓和。

1977年拉宾被迫下台以及1995—1996年拉宾遇刺后,佩雷斯两次接任对手的职位。1984—1986年,他也担任过联合政府总理(干得非常优秀);但是,尽管他努力了近30年,但从未从以色列选民手中赢得对这个他最向往的职位的任命。

1979年,佩雷斯转身成为以色列和平阵营领袖,20世纪80年代,他的工作重心是约旦。但是,尽管他在1987年无限接近和平协议,但在与侯赛因国王签订伦敦协定(London Agreement)时,协定最终胎死腹中。1992年,工党全体成员认定佩雷斯不可能赢得选举,只有拉宾这样的中间派才有可能赢得选举。

拉宾在时隔15年后再次赢得大选并成为总理。这一回,他亲自兼任国防部长,而让佩雷斯担任外交部长。拉宾决定自己来负责和平进程,只给了佩雷斯一个边缘角色。但拉宾的副手给了佩雷斯给了佩雷斯一个机会,由他组织在奥斯陆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进行备选方案(track two)谈判,并在拉宾的批准下担任谈判负责任,并在1993年8月成功达成协议。

这是拉宾-佩雷斯之间竞争与合作关系的最佳例证。依靠佩雷斯的果断和创造力,奥斯陆协定得以成功谈成;但没有拉宾和信誉和作为军人和安全鹰派的形象,以色列公众和政治建制不可能接受奥斯陆协定。

拉宾和佩雷斯之间的勉强合作一直维持到1995年11月4日拉宾被极右翼极端分子刺杀为止。杀手本来想杀死佩雷斯,但他认定以拉宾为目标是破坏和平进程更有效的方式。继任拉宾的职位后,佩雷斯试图效仿奥斯陆的先例与叙利亚谈判和平协议。但他失败了,于是他宣布提前举行大选,糟糕的选战让他在1996年5月以微弱劣势输给了内塔尼亚胡。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接下来的十年对佩雷斯并不愉快。他的工党领袖地位输给了巴拉克。他加入了沙龙新成立的前进党(Kadima)和沙龙政府,并成为以色列右翼批评和抨击的对象。奥斯陆协定成为他的一个污点。佩雷斯开始淡化他与阿拉法特和拉宾因为奥斯陆协定而获得的诺贝尔和平奖。在这几年中,他的国际地位与他在以色列政坛中的处境对比日益鲜明——但在2007年成为以色列总统后,这一反差便不复存在。

佩雷斯是一位有经验、有才华的领袖,一位雄辩的演讲者,一位思想家。但也许最重要的是,他是一位有远见、有内容的以色列领导人。这就是他赢得国际地位的秘密:人们希望以色列领导人,这位来自耶路撒冷的人,正是这样一位有远见卓识的人物。当以色列政治领导层无法满足这一期望时,像佩雷斯这样的领导人能够填补这一角色——并赢得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