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母亲生命线

伊斯兰堡—上个月,牛津大学格林坦普顿学院(GTC)在艾格洛夫公园(Egrove Park)召开了一年一度的新兴市场研讨会。今年的主题是“母婴健康和营养”。学院学者史蒂芬·肯尼迪(Stephen Kennedy)在开幕致辞的最后演示了一张卡通幻灯片,上面画着两个年轻的选手正在开始一场竞赛:其中一位强壮而健康,另一位又瘦又弱,被束缚着手脚,身患沉疴,还饱受营养不良困扰。潜台词显而易见:并非所有人生而具有平等的成功机会。

当然,这算不上什么突破性洞见。贫困、母亲文化水平、卫生和儿童健康的家庭条件等因素的影响及其反过来对社会和经济结果的冲击一目了然。问题在于这些因素是无法通过孤立的公共卫生干预解决的。但另一个讨论较少的社会决定因素——母亲的营养可以。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自希波克拉底时代以来,人们一直在讨论“先天”和“后天”如何相互影响以决定一��人的发展。事实上,即使在古代文明中,充足的母亲营养也被认为是确保下一代生存和繁荣的关键因素。但贫困和无知可以让最好的初衷化为泡影。

母亲营养不良的后果是影响深远的,包括高儿童夭折率、更多的畸形儿、传染病感染几率增加,更有各种具体的营养素缺乏可能导致儿童的早期生命生活在不健康的恶性循环中。此外,子宫内营养不良可能会导致成年后肥胖、糖尿病和心血管等慢性疾病风险的增加。

令人瞩目的是,研讨会的47名参与者中——他们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影响力卓著的公共和私人部门代表——并没有意识到母亲的营养会对她的后代带来怎样的影响。他们对于看到的证据十分吃惊——只要婴儿获得同样的看护、处于同样的环境因素中,他们在全世界的成长状况都是一样的,这一证据挑战了一个被广泛接受的概念,即种族和性别是儿童发展的主要决定因素。

这反映出一个根本性的失败,科学界没有向决策者呈现相关数据。事实上,在听到这一证据后,一位前巴基斯坦总理坦承如果在任时就了解到这些情况,他本应该做的更加积极一些。

与会者都同意,在母婴健康服务方面花大力气支持怀孕前保健十分关键。毕竟,如果营养充分的母亲可以为她的孩子们提供关键的终身健康益处,那么女性就可以称为后代健康的看门人。

这一代际生物联系在女孩中特别明显。女孩在胚胎期得到的母亲营养水平和成分将会一直影响到她成年,当她自己也称为母亲时。

极少有科学家注意到女性卵子对她的孙辈前景有多大程度的影响,因此,毫不奇怪决策者会丝毫不顾女性健康的长期影响。但证据是明确的,并且需要采取行动。

好消息是有解决办法。有条件的现金转移、基于短信的项目、校园餐计划、维生素强化制度和地方领导力都被证明能够有效改善母亲营养。

这些措施应该受到促进积极营养选择的政策的支持。迫使决策者实施这些郑旭需要性全世界的经验中总结新的技能。在巴西,一个电视宣传补充叶酸在预防脊柱裂(一种先天性神经管缺陷)方面的功效的节目立刻抓住了政客的眼球。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旨在增强公众营养知识的项目也十分关键——不仅是因为它们可以动员公民向政府施压,敦促后者采取行动。在这方面可以利用肥皂剧等娱乐媒体。娱乐媒体已成为保守的中东社会中帮助女性的一个重要工具。

新兴市场研讨会等论坛有助于弥合科学和公共政策间日益明显的缺口。但是,没有对变化的强大的公共支持,这类论坛的作用就会十分有限。应该马上要求决策者行动起来,拿出真正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