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重新燃起对可再生能源的希望

维也纳——

10年之前,可再生能源被认为是化石能源不受欢迎的替代品。但是,近期成立的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IRENA)则说明,全世界范围内的政府已经非常重视能源的“可再生”性问题。随着大家对气候问题的日趋关注,加上石油以及其他化石燃料价格的巨幅波动,“可再生”成为一个切实可行的选择。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IRENA)的总部在阿联酋的Masdar市,这也是世界上第一个无碳生态城市,这个建立在沙漠中的城市预计在2011年建成。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也在欧洲建立两个关键的分支:一个位于波恩的创新科技中心,另一个位于维也纳,实行和其他国际组织,主要是联合国的战略上的合作。

根据联合国环境计划署的一项报告显示,2008年,全世界用于可再生能源项目上的投资约为1550亿美元,这还不包括大型水利发电项目。在过去短短的几年中,这为全球总共创造了230万个工作机会。仅仅在德国,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就创造了250,000个新的绿色工作岗位。

在可再生能源上,数十亿的美元投入正在产生。如今,大家都在认真考虑一个问题:能否将沙哈拉沙漠中的热能和光能转移到欧洲,以提供5亿人的日常使用。一些人估计,要想将能源从撒哈拉送到欧洲,此项工程将历时10年时间,费用高达600亿美元,。不过如果得到社会大众的支持,整个过程将会缩短。虽然此项花费惊人,但目前发生的经济危机告诉我们,不要害怕十位数字的投资。

可再生能源的支出可以随着科技的发展和规模化经营降低下来。欧洲议会近期推出一项法案,目的是到2020年,将可再生能源的市场份额增加到总能源的20%。

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作为一个新的舞台,将提供政策建议,帮助建立产能和技术的迁移。这将有助于最贫困的国家接触清洁能源,帮助他们将数以百万计的人口摆脱贫困。但一些人也会质疑:我们是否又在已经繁冗的国际机构中又增添了一份子?我的回答是:当然,新的机构已经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首先,机构自成立以来,可再生能源非常迅速地着手制定政策,推广新的科技,部分原因是一些催生该机构诞生的国家,例如丹麦,德国和西班牙已经有了一些现成的确实可行的“绿色”政策可以借鉴。丹麦在商业化风能上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已经生产了世界上一半的风能涡轮机。这对后京都协议的世界建立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德国在清洁能源上处于领先地位,特别是对太阳能的利用。到2020年,德国计划将可再生能源的比例提高到47%。为了推动可再生能源和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西班牙是世界上第一个建立国家能源计划的国家。在这里,还要加上奥地利,它是一个国际可再生能源生产科研基地。

第二,可再生能源机构已有136个成员国。各国都认为可以促进发展,创造新的就业机会,有助于实现联合国的世纪发展目标。大家都承认它的潜在发展,特别是对边远地区的无网络化的解决方案实施。

第三,可再生能源机构的总部位于发展中国家,这本身就说明对发展中国家的信任,主要是相信其素质,大型机构运营经验和发展中国家特有的活力。更为重要的是,总部设在阿布扎比给全世界发出一个毫不含糊的信号:“反对石油”。虽然我们已经使用了相当长时间的化石燃料,但我们应该找到更为清洁的使用方式。

与此同时,我们必须面对一个现实:化石燃料总有用完的一天。一些燃料正在慢慢消失。所以我们更要未雨绸缪,尽快建立相关的政策,科技和基础设施。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不是联合国的一个分支机构。但可以看做是它的一个外围组织。从哥本哈根会议的气候问题到全球经济危机,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只有加强合作,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变革。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变革的时机已经来到。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的成立更加证明了我们的决心,那就是将过去的碳堵塞时代进入一个清洁繁荣的新时代,这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来说,都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