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连通性和现代难民

日内瓦—他们刚从船上下来——他们是我在去年遇到的一群难民。他们离开叙利亚的家园,途经土耳其,将身家性命托付给承诺将他们带到欧洲的黑帮人贩子。其中一位难民告诉我,尽管在登陆希腊莱兹伯斯岛(Lesbos)的过程中经历了千辛万苦,但在整个艰难的旅程中,他们只有一次感到恐慌:当他们的手机没有信号的时候。

手机信号,不管它多么微弱,是难民与外部世界的唯一联系。当信号消失时——当他们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与家人、朋友和任何能够帮助他们的人取得联系时——他们就陷入了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剧烈的孤立和恐惧感。这种感觉任何人都不想经历第二次。

对工业化世界的大部分人来说——以及出席今年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年会的各位要人来说——连通性是生活中的既成事实。我们有手机、平板电脑和计算机,都能脸上超快——并且还在不断提速——的宽带网络。此外还有数量不断增加的社交媒体平台,我们总能彼此取得联系。事实上,信息流是如此自由和无孔不入,我们更担心过载而不是稀缺。

对难民来说,生活与此天差地别。全球而言,难民获得能上网的手机的机会比总体人口低50%,29%的难民家庭一部手机都没有。尽管90%的落脚于城市的难民生活在2G和3G信号覆盖地区,但五分之一生活在农村地区的难民无法接入任何网络。

这是一件大事。对难民来说,连通性不是奢侈品,而是生命线——在许多东道国民情对他们不利的时候(尽管很多草根组织和社区仍然渴望提供帮助),连通性更是无比重要。在一些案例中,技术可以完成敌意政客和不愿采取行动的政府所无法做到的事情:给予难民重塑生活的机会。

在最根本的层面,连通性意味着能够与留在后方的家庭成员保持联系,其中一些可能仍然暴露在暴力和迫害的风险下。连通性还能让难民获得关于新威胁(如疾病爆发或冲突蔓延)或必需品(如食品和水、衣物、居所和医疗服务)的重要的最新信息。

从长期看,连通性能支持在线教育和培训,从而让难民具备工作技能。连通性帮助他们找工作,帮助他们获得法律和其他重要服务。连通性让他们能够更加容易地与联合国难民署等组织取得联系,告诉我们他们最需要什么,我们哪些地方做得对,哪些地方需要做出改变。

在数据无极限的时代,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为难民提供有救命作用的连通性。如果我们明智地设计数字援助系统,就能有机会将合作范围扩大到全球数百乃至数千个愿意帮助难民的组织。

实现这一潜力需要克服两个关键挑战。首先,我们必须找出如何改善今天的难民的连通性。其次,我们必须给自己定位,以便在未来更有效地使用技术。

克服这些挑战首先需要政府改善可接入性,包括通过投资于必要的数字基础设施。这也需要来自私人部门的力量,特别是通信服务供应商,它们能凭借技术专业知识、全球覆盖和财力帮助确保平价手机和计算机、廉价数据计划和数字知识培训的普及。

在这些方面取得成功需要使用微波链、卫星接收器、全新电视频段、无人机和气球来改善无线互联网接入和接收大量难民的地区的接入能力。如今,绝大部分难民身处发展中国家,因此改善连通性将给东道国社区带来巨大的好处。

2014年,我的同事们偶遇一位名叫哈尼(Hany)的叙利亚年轻人,他与家人一起逃离霍姆斯,在黎巴嫩贝卡谷(Beka’a Valley)的一个难民营落脚。哈尼是一位诗人、说唱歌手兼摄影师,他可谓天赋异禀,我的同事过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他有严重的眼疾,只能看见眼前几英寸的地方。他的手机功能非常基本。它使他能够学英语、拍出他的第一批照片、在需要的时候呼救。有一天,这部手机带来一则消息,加拿大雷吉纳(Regina)将是他的新家园。他说,“我的手机就是我的小世界。”

对哈尼这样的难民而言,保持连通不但事关生存;也提供了通往自我恢复和独立之路,提高了他们自身的福利,也让他们能够为接收他们的社会贡献力量。去年,世界经济论坛发起了一个称为“有网无类”(Internet For All)的计划。我们必须确保“无类”中也包括难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