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水团结

莫斯科—5月,越南成为1997年联合国非航用国际水道法公约(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Non-Navigational Uses of International Watercourses)第35个签署国。这具有决定性意义。90天后,即8月17日,该公约将生效。

该公约用了几近50年时间起草和完成批准流程,这一事实表明现代多边主义存在严重问题。关于跨国淡水资源应该如何配置和管理的问题长期存在争议,也不难理解政府和水务专业人士更倾向于依靠流域协议(basin agreements)而非国际法律工具,抛开这些不谈,这半个世纪的等待只能用缺乏政治领导来解释。因此,虽然世界可能因为公约在长期等待后终于被接受而欢欣鼓舞,但我们不能因此踌躇满志。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大约60%的淡水在跨国流域中奔腾;但在���些流域中,只有大约40%有流域协议管辖。在这个水资源日益紧缺的世界,共享的水资源日益成为权力工具,在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造成竞争。水之争凸显出政治紧张,也放大了对生态系统的破坏效应。

但真正的坏消息是水消费量比人口增长得更快——事实上,在二十世纪,前者的增速是后者的两倍。结果,一些联合国机构预测,到2025年将有18亿人生活在水极度紧缺的地区,无法获得足够维持人类和环境使用的水量。此外,有三分之二人口将面临水紧张,即可再生淡水紧缺。

如果不采取果断措施,谁需求将超过许多社会的适应能力。这可能导致大规模移民、经济停滞、动荡和暴力,给国家和国际安全造成新威胁。

联合国水道公约决不能成为另一个被束之高阁的国际协定。兹事体大。在当今气候变化、需求激增、人口增长、污染日益严重、资源过度开采的环境下,我们应该竭尽全力巩固全球水域管理框架。我们的环境安全、经济发展和政治稳定直接取决于此。

公约将很快用于所有签署国领土的跨国河流,而不仅仅是最大流域。公约能够弥补现有协定的缺口和不足,为大量压力日增的跨国河流提供法律保护。

从全球看,共存在276片跨国淡水流域和数量相当的跨国蓄水层。若有充分的资金和政治意愿支持和相关利益方参与,公约将有助于解决我们所有人都面临的水挑战。但这可能吗?

眼下,在国际社会讨论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将于2015年到期)的后续项目——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时,就应该采取一个雄心勃勃的日程。我们绿十字组织(Green Cross)希望新的2030年目标能包含解决淡水管理问题的独立目标。

此外,国际社会必须很快形成取代京都议定书(Kyoto Protocol)的气候变化框架。气候变化直接影响水循环,这意味着所有为遏制温室气体排放的措施都有助于稳定降水模式、减轻许多地区已开始经历的极端水事件。

但联合国水道公约生效所引发的新问题不少于生效前。该公约的实施有何实际意义?各国如何在国内以及针对隔河相望的邻国行使其权力?大多对该公约生效视而不见的美洲和亚洲国家会如何应对?

此外,该公约如何与保护和使用跨国水道和国际湖泊公约(Convention on the Protection and Use of Transboundary Watercourses and International Lakes,该公约已于2013年2月起在大部分欧洲和中亚国家生效,并希望将其成员国扩大到全世界)对接?类似地,该公约的实施将如何影响现有地区和地方跨国淡水水域协定?

在联合国水道公约上签字的国家预计将参与到公约的实施,并将更进一步地保护和可持续地使用跨国水资源。公约能够为它们提供怎样的工具(包括金融工具)?

一些法律工具已得到联合协同地实施,如拉姆萨尔湿地公约(Ramsar Convention on Wetlands)、联合国防治沙漠化公约(Convention to Combat Desertification)和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等。姗姗来迟的联合国水道公约的实施应该被视为一次良机,签字国可以利用它来鼓励尚未加入合作协议的国家认真对待这一问题。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显然,光靠政治家和外交家是无法有效应对世界所面临的挑战的。因此,世界需要政治、商业和公民社会领袖的参与;没有他们的参与,联合国水道公约就得不到有效实施。

这一点常常被忽视,但它构成了能让所有人共赢的合作的长期成功的关键。相关利益方(包括受影响社区)的包容性参与,以及识别、评估和共享跨国水资源好处的能力的发展,应该成为任何旨在实现有效多边合作的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