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填补中东的教育赤字

尼罗河三角洲—在埃及解放广场,也就是2011年埃及骚乱的震中以北大约60英里的地方,有一所被学生们称为“监狱”的中学。这是一栋外观奇特的水泥建筑,里面散布着破败的教室,到处都是年久失修和不受关注的痕迹。一位这个冷清的尼罗河三角洲村庄的教师戏称它是双倍太平间。“我们从未在这里看到革命,”他在几个月前说道,但决绝透露名字,因为害怕会因此丢掉工作。“我们曾经拥有的很多希望现在都死了……被杀死了。”

埃及公立学校的困境是埃及革命令其人民失望的关键指标之一。外部观察者看到反对穆巴拉克政权的民变是为了民主而推翻独裁;再次掌握埃及大权的将军们将革命描述成为了从极端伊斯兰教手中夺回世俗政权的斗争。事实上,这是一场为了人的尊严、为了普通公民生活得更好而进行的革命。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没有教育让希望胎死腹中,不仅埃及是如此,整个中东都是如此。据联合国数据,中东和北非的持续冲突让1,300万多儿童辍学。但年轻人被系统性忽视的情况不仅仅局限在叙利亚和也门等战火纷飞的国家;埃及和约旦等相对稳定的国家情况也很糟糕。

教育不足与该地区事业危机息息相关。据国际劳工组织数据,2014年中东h年轻人失业率为全球最高,46%的女性和24%的男性没有工作。

拙劣的教育和高企的年轻人失业构成了致命组合,让数百万年轻人在美利坚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教授戴安妮·辛格曼(Diane Singerman)所谓的“等待期”(waithood)炼狱中饱受煎熬。“待业”一词描述了年轻人在结得起婚之前所必须经历的漫长的青少年时期。结婚是该地区社会认同(乃至性生活)的制度和文化分水岭。

不幸的是,政府和国际机构将教育和失业视为发展问题,而不是政治或安全问题。美国每年给埃及13亿美元军事援助(仅次于给以色列的数字),但民用项目和计划的援助只有2.5亿美元。

军事援助的支持者认为武器系统是打击西奈半岛基地组织和所谓的伊斯兰国设施、保持美国对埃及将军们的影响力的必要条件。但是,除非埃及年轻人拥有希望和机会,否则安全援助只能是权宜之计。长期安全取决于政府提供充足公共品和服务的意愿。

设想美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军事和金融援助以埃及采取直接的教育改进措施为条件。在总量层面,埃及可以改善其在全球排名中的表现。世界经济论坛的最新全球竞争力报告现实,埃及小学教育质量在140个国家中名列第139名。

其他变化,比如降低私人教育的需求和成本,将给普通埃及人的生活带来实质性不同。在开罗最贫困社区之一的Manshiyat Naser,像18岁的阿沙拉夫·哈利勒(Ashraf Khalil)这样的年轻人还为Thanaweya Amma——著名的全国中学考试复习准备。考试结果将决定他们是成为天之骄子式的大学生,还是这个几乎不存在社会流动性的国家的二等公民。

实际上,革命以后情况变得更糟了,“哈利勒说,一边跳上小巴前往他做园丁的富人小区。他试图攒钱聘请家教。事实上,家教已经成为埃及事实上的教育系统。

一些教师私下里承认,他们在教室里出工不出力,以便在家教班中在同一批学生身上赚钱。据某些估计,埃及家庭需要花10亿美元以上家教费用以补偿拙劣的教育——家教开支常常高达家庭收入的近四分之一。

中东和北非国家的稳定与繁荣符合美国和欧洲政府的关键利益,因此美国和欧洲也应该引导和支持私人投资财团。

几年前,埃及投资者艾哈迈德·艾尔菲(Ahmed Alfi)开办了一个叫作Nafham(阿拉伯语“我们理解”的意思)的虚拟教室。这个基于网络的创业项目旨在降低埃及对家教的依赖,提供众包教育视频。其服务目前已拥有500,000用户,并提供叙利亚课程为埃及50%的辍学年轻难民服务。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但艾尔菲在寻找外部融资方面遇到了难题。他不是个例。去年4月,阿联酋亿万富豪阿卜杜拉·阿齐兹·古赖尔(Abdul Aziz al-Ghurair)成立了阿拉伯世界最大的教育基金,为该地区无法获得充分教育的年轻人提供14亿美元资金。据阿卜杜勒·古赖尔教育基金会CEO梅沙·贾勒伯特(Maysa Jalbout)透露,该基金希望在未来十年为15,000名中东学生提供奖学金。从9月开始,学生将收到该地区思索顶尖大学的入学金融援助;最终,在国际大学学习的学生也能获得援助。

但个人行动是不够的。“需要系统性和制度化的措施,”贾勒伯特解释说,“没有哪个基金能够解决这些问题……我们需要齐心协力。”为此,中东年轻人教育必须被视为一个战略问题,获得与打击极端组织等量齐观的全球外交政策关注。中东地区必须用笔而不仅仅是用剑武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