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Carlos Tischler/Getty Images

墨西哥选出了自己的特朗普

墨西哥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过去18个月来一直是令世界最头疼的问题,而且可以说没有哪个国家比墨西哥受害更重。在墨西哥刚刚进行完的总统大选的三个主要候选人中,没有哪个像人称AMLO的获胜者安德烈斯·马努艾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那样在应对来自白宫的恶霸方面准备不足。但无论如何,墨西哥人民选择他成为总统,而他在自己六年任期的绝大部分(甚至全部)时间内都不得不与特朗普打交道。

墨美关系并非核心竞选议题,也不会成为奥夫拉多尔的优先事项。但其对墨西哥人所造成的影响肯定会超过其他多数事务。

奥夫拉多尔和特朗普之间有许多相似之处。二者似乎都是真正的经济民族主义者:特朗普希望美国在钢铝方面实现自给自足,而奥夫拉多尔则力争在玉米、小麦、牛肉、猪肉和木材等领域为墨西哥实现相同的目标。特朗普和奥夫拉多尔都不赞成贸易协定,但都能克制自己的厌恶情绪而作出务实的选择:特朗普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但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而奥夫拉多尔则表示将继续与美国和加拿大展开北美自贸协定的重新谈判,完成现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所追求的目标。

特朗普和奥夫拉多尔都非常不喜欢对方的国家并以此来迎合民族主义支持者,而这些民族主义分子偶尔会将根深蒂固的爱国狂热发挥到极端情况。但两者却又都知道他们必须谈判、调解和适应目前的现实状况。

尽管存在这些相似之处——也许恰恰因为存在这些相似之处——随着客观因素和主观狂热加剧原有紧张局势并催生新的紧张因素,特朗普和奥夫拉多尔几乎肯定会令美墨关系陷入更深层次的怀疑和紧张。贸易、移民、毒品、安全和地区问题将继续主导双边议程,而在上述所有领域,奥夫拉多尔将面对近一个世纪以来怀有最强敌意的美国总统。

虽然奥夫拉多尔在贸易和关税问题上的具体立场尚不得而知,但他的许多经济建议都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规则或精神相抵触。确定诸多农产品底价以及确保墨西哥产量和消费量相吻合归根结底与北美贸易协定的诸多条款背道而驰——而且与特朗普减少美国双边贸易赤字的目标相抵触。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奥夫拉多尔将于12月1日宣誓就职总统,并承诺维护北美贸易协定及继续谈判修改条约内容。但即使在最好情况下,条约捍卫者的人选变化也会延迟三国达成最终协议并完成批准过程。与此同时,特朗普不断威胁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或征收新的关税——例如针对墨西哥出口到美国的汽车——将不可避免地激怒墨西哥的新任领导人。

移民很可能成为一个更加敏感的话题。特朗普坚持要在整个美墨边境修建隔离墙、越来越多的墨西哥人被逐出美国腹地、中美洲移民越境墨西哥、单独关押移民子女以及特朗普在上述领域的外交和舆论压力只会让这些任务更加难以完成。培尼亚·涅托自从在总统竞选高峰期邀请时任候选人特朗普前往墨西哥城后就在其中多数问题上对美国卑躬屈膝将自然而然地导致奥夫拉多尔尽一切可能抵制特朗普并借此与前任划清界限,哪怕只在形式上。

培尼亚·涅托警告他将利用移民和安全问题作为谈判的筹码,以便从整体上解决双边议程上的所有事务。但他从来未曾做到过。一旦奥夫拉多尔抛弃了简单的看法并充分理解了所涉问题的复杂性,他很可能无法抗拒采用培尼亚·涅托所不敢采用的对策。墨西哥可以利用一系列移民工具,如放松对危地马拉南部边境的控制,或者在美国当局无法证明其墨西哥国籍的情况下拒绝从美国接纳被驱逐者。随着11月中期选举和2020年总统竞选即将来临,特朗普或许将很难抵制煽动其支持者本土主义敌意的诱惑。

毒品战争正处在相似的十字路口。美国的阿片危机并未显示出任何减弱的迹象,而它所消耗的海洛因和芬太尼均直接或间接来源于墨西哥。相反,美国有越来越多的州正推动实现医用和/或娱乐用大麻的合法化;而加拿大也在争取实现同样的目标。虽然奥夫拉多尔在上述问题上非常保守并反对任何形式的合法化,但他会发现很难在禁毒领域与美国保持之前同样的合作水平。公众对特朗普的敌意以及对墨西哥两位前任总统所实行的秘密、侵略性乃至可能是非法合作的痛恨将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奥夫拉多尔曾经暗示他认为应当对小型大麻或罂粟种植户给予某种特赦,但上述特赦不包括那些毒枭。但两者之间的界限并不总能明确。格雷罗州的农民种植罂粟并非为了生计,而是为贩毒卡特尔提供原料。而美国缉毒局对任何撕毁前任墨西哥总统继续发动昂贵、血腥和徒劳的选择性毒品战争协议的行为都不会太过友好。

当然,美墨谈判议程还包括其他事务,从情报共享和反恐到委内瑞拉、尼加拉瓜可能还有古巴的地区危机事务。几乎可以肯定,奥夫拉多尔将在前面一组问题上保持美墨合作,同时在地区外交问题上退回墨西哥传统而原始的反干涉主义立场。但特朗普更加关注安全问题,而不是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或尼加拉瓜总统丹尼尔·奥尔特加,因此,避免美墨关系实质性破裂其实是有可能的。

对墨西哥变革的渴望、以及即将卸任政府的无能和丧失信誉,可能导致奥夫拉多尔的胜利成为不可避免的结果。现在墨西哥人将不得不面对他们选择的后果,正如他们的国家——比其他多数国家更甚——必须面对2016年美国选择所带来的后果一样。

http://prosyn.org/tMMUmt4/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