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营养不良的多张面孔

阿布贾—如果现在你碰巧正和其他两人坐在一起,那么很有可能你们中间有一个营养不良。而你可能根本不知道这一点。是的,就是这样:全世界有三分之一人存在营养不良,而营养不良往往看上去并不是你想象中的样子。

从超重的20亿成年人,到发育不良的1.59亿儿童,营养不良有各种形式。作为一名医生,我看到一些女性看似健康但身患贫血,部分原因是铁摄入不足。我也见过大腹便便的健壮男子,他们是心脏病高风险人群。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西非是全世界营养不良率最高的地区之一。这里有营养不良最显而易见的“面孔”:大约9%的五岁以下西非儿童瘦骨嶙峋,体重与身高不成比例。在最严重的情况中,瘦可能是致命的。

但西非还有其他各种形式的营养不良。该地区三分之一的五岁以下儿童身高与年龄不匹配,这将给认知发育带来不可逆的影响。据《非洲饥饿的成本》(Cost of Hunger in Africa)的研究,非洲身高不足儿童与营养优良儿童的受教育年限差距高达3.6年。

这一问题不仅影响儿童。在西非,一半育龄妇女存在贫血。贫血造成了近五分之一的全球母婴死亡;并且贫血妇女所生的孩子体重不足的几率更大。结果是健康状况的恶性循环。

营养不良最鲜为人知的面貌也许不是营养不足,而是超重和肥胖。如今,31%的西非成年人超重或肥胖。在我的祖国尼日利亚,这一比例为33%。除了心脏病,超重也升高了糖尿病、高血压、中风和其他疾病的风险。

营养不良也造成了严重的经济后果。《2016年全球营养报告》(2016 Global Nutrition Report)估算,全非洲营养不良导致GDP损失11%——比2008—2010年全球金融危机所造成的年损失还要大。

在个体层面,儿时身高不足的成年人——在一些地区,这一情况影响近70%的工作人口——常常因为发育缺陷而工作能力低下,难以谋生。人力发展和经济进步的影响同样深远。

显然,解决营养不良是当务之急。但进展差强人意,特别是在西非。

平心而论,一些国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功,这要归因于果断的政府措施。在短短十年中,加纳发育迟缓率降低了近一半,部分要归功于在一些地区投入了影响营养的投资,如农业和社会保障。在同一时期,尼日利亚政府通过专项拨款和政策大力解决了严重消瘦问题,五岁以下儿童死亡数量减少了一半

但其他国家在营养不良问题上几乎没有作为。在多哥,发育迟缓率在过去十年几乎没有变化。在马里和几内亚,消瘦呈现上升趋势。这些国家��是孤例。

其他许多非洲国家很有成功希望。科特迪瓦已经着眼于降低发育迟缓率,而塞内加尔即将开始解决消瘦问题。在这两个国家,增加投资——包括政治方面和金融方面——都有望取得成效。

但出资者和政府仍不愿提供所需的资金。据《2016年全球营养报告》,着重于营养干预的捐助资金一直停留在10亿美元。西非九国政府在营养方面的投入平均只占预算的1%。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但营养是我们所能做的最佳投资之一,每1美元营养投资能产生16美元回报。在印度等许多国家,与肥胖有关的疾病,如心脏病,消耗了家庭年收入的30%。除非非洲各国政府做出明智的选择,进行明智的投资,否则非洲也将面临类似的命运。

许多非洲国家政府制定了雄心勃勃的安全、稳定和长期经济繁荣目标。营养对于实现其中任何一个都至关重要。这是非洲发展的核心,因此必须成为决策者的重中之重。数百万人的生命取决于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