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如何终结饥饿

伊斯坦布尔/吉隆坡—去年9月,世界领导人承诺在2030年终结饥饿,这是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的一部分。这看似一个大手笔。事实上,世界已能够生产足以养活所有人的粮食。那么,为何这个问题会持续存在?

贫困和饥饿密切相因,这也是SDG要同时根除两者的原因。如果你生活在每天1.90美元的世界银行贫困线上,那么粮食将消耗你的收入的50—70%。世界银行估算,全世界近五分之四的贫困人口生活在农村地区,尽管这些地区占世界人口的比例不到一半。显而易见的结论是显著提高农村收入是消除饥饿的必要条件。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这绝非易事。如今,大部分发展中国家深受失业和办失业率高企的困扰。而目前经济前景黯淡(特别是因为低迷的大宗商品价格),大部分国家还在坚持财政紧缩,因此农村收入的下行压力可能还会恶化。

但即使各国成功实现包容性增长,也不足以在2030年消灭饥饿。唯一的可行之道是实施设计巧妙的保护和扩大支持穷人的投资。

世界银行,146个中低收入国家的十亿人目前能获得某种形式的社会保护。但生活在极端贫困中的8.7亿人(主要为农村人口)没有得到覆盖。

毫不奇怪,最严重缺口存在于低收入国家,这些国家的社会保护覆盖度还不到人口的十分之一,而有47%生活在极端贫困中。在中低收入国家,社会保护大约能覆盖四分之一极端贫困人口,大约有五亿人得不到覆盖。在中上收入国家,大约45%的极端贫困人口能获得社会福利。

这显然不够好。改善社会保护有助于确保充足的粮食消费,让受益人能投资于自身营养、健康和其他生产力。这些投资能持续提高收入,因此能够进一步增加生产性个人投资,从而打破贫苦和饥饿的恶性循环。

政府也要进行投资,以确保目前深陷贫困中的人群能够投资自己。早期的大规模投资推动能更快产生收入增加,降低长期融资成本。此外,这样还能带来世界经济急需的总需求提振。

世界能够负担所需要的投资。据世界粮农组织(FAO)、国际农业发展基金(IFAD)和世界粮食计划(WFP)估算,这些投资成本相当于2014年世界GDP的0.3%。所需要的全部只是富裕国家向有需要的低收入国家提供预算支持和技术援助。(大部分中等收入国家能自力更生筹集资金。)

产生提供所需帮助的政治意愿应该不难,至少理论上是如此。毕竟,《世界人权宣言》及其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公约将所有人的物质需要列为基本人权,而它们的实施已经超过半个世纪。几年前,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免于匮乏的自由”——相比包括免于饥饿的自由——是“世界所有地区”人民都应该确保的四大基本自由之一。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目前,随着SDG的实施,各国政府都有义务承担终结贫困和饥饿的责任,以及为确保两者被永远克服创造条件的责任。几件到来的可持续发展高级别政治论坛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确定路线、指定短期和中期重点的机会。

以可持续办法终结饥饿和贫困在道德上正确,在政治上有益,在经济上可行。对世界领导人来说,不作为已不再是一个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