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全球化为人人

赫尔南多·德索托(Hernando de Soto)

利马—如今,全球化反对者呈现出咄咄逼人之势,令全球化捍卫者词穷。如果他们得逞的话,二战后国际秩序很可能崩溃。这一秩序以通过交流和联系推进和平与繁荣为目标,并常常取得成功。全球化还有救吗?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乍一看,前景堪忧。全球化的所有维度——自由贸易、资本的自由流动和国际移民——都腹背受敌。对手首先来自对抗力量——从民粹主义政党到分裂组织和恐怖集团——它们的行动总是更关注它们反对什么,而不是它们支持什么。

在俄罗斯和亚洲,反西方团体站在反全球化运动的最前沿。在欧洲,民粹主义政党总是强调它们反对欧洲一体化,右翼常常抨击移民,而左翼宣扬经济不平等的加剧。在拉丁美洲,敌人是各种各样的外国干预。在非洲,部落分裂派反对一切阻挡独立的人。在中东,伊斯兰国带着极大的恶意拒绝现代性——并将矛头指向接受现代性的社会。

尽管存在不同,但这些团体有一个共同点:对国际结构和互通怀有深深的敌意(当然,伊斯兰国这样的杀戮组织和欧洲民粹主义者等人是不同的类型)。它们意欲摧毁的国际秩序让1945年后的经济快速增长,解放了发展中国家数十亿贫困人民,但它们对此毫不在意。它们看到的只有大量僵化的机构和令人难以容忍的财富和收入不平等性,并将这些现象归咎于全球化。

这些观点有一定的道理。世界非常不平等,而社会内部的不平等性在近几十年来也有了显著扩大。但这不是因为国际贸易或人口流动造成的;毕竟,跨境贸易和移民已经存在了几千年。

因此,反全球化运动所提出的解决方案——向贸易、人员和其他所有一切关闭国界毫无意义。事实上,这样的方针将伤害到几乎所有人,而不仅仅是从全球化市场中获益最多的财富精英。

那么,是什么助长了不平等性?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必须思考全球化给富人带来了怎样的回报。

全球化的一个核心是仔细归档必要的知识和法律工具将似乎无用的单一资产(电子部件、合法的生产权利等)组合为复杂的整体(iPhone手机),并获得它们所产生的剩余价值。清晰可查的总账忠实地描述了谁控制了什么和哪里,也记录了管理潜在结合的规则——如抵押物、元件、生产者、企业家以及法律和财产权利——它们对于体系的运转至关重要。

问题在于全世界五十亿人被归档到国民总账中的方法并不是有条不紊的。相反,他们的企业家才华和对资产的法律权利记录在各国的分散记录和规则体系中,导致无法在国际上做到可查。

在这样的条件下,大部分人无法有效参与国民经济,更不用说全球经济了。人们无法获得参与制造高价值组合的过程,自然没有机会抓住其中所创造剩余价值。

因此,助长全球不平等性的是缺乏整合的归档知识,而不是自由贸易。但解决这一问题绝不容易。仅仅是确定有多少人被遗漏就花了我的组织——自由与民主研究所(Institute for Liberty and Democracy,ILD)二十年的实地调查时间,派出1,000多名研究者在20多个国家里进行。

主要问题是法律滞后。起草和制定监管全球化的立法和监管的律师以及公司精英与那些在地方层面落实政策的人之间是割裂的。换句话说,法律链条中间缺失了关键的几环。

日本、美国和欧洲的经验表明,确保权利和机会平等的直接法律手段需要一个世纪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落实。但也有更快的方法:不把缺失的环视为法律链条中的缺口,而视为知识链条中的缺口。

ILD对知识链条有一定的了解。我们花了15年时间,让数百万人进入到全球化法律体系中,方法就是让困在边缘总账(marginal ledgers)中的知识进入到法律主流——并且是在没有计算机帮助的情况下。但我们没有更多的几十年时间用于这一过程了;我们需要迅速带入数十亿人。这就需要自动化。

去年,在硅谷公司的公益支持下,ILD开始研究信息技术,具体而言即块链(blockchain,透明、安全、分散化的在线总账,它是比特币的基础)是否能让全世界大部分人口参与全球化。答案是斩钉截铁的肯定。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但将法律链条的语言转化为数字语言——这一目标要求我们开发一个包含21个类型(typologies)的类集——我们已经创造了一个系统,它可以定位和捕获全世界任何一个总账,并将之公布。此外,我们已能够将计算机必须在被捕获总账中进行探索以确定哪些内容应该被纳入全球化企业和没有全球化的集体之间的块链智能契约的问题压缩为34个二元指标。

信息技术让生活中的诸多元素得以民主化。通过法律民主化,也许信息技术能够拯救全球化以及国际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