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为人类而黑客

美国剑桥—“生活,”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有句名言,“模仿艺术远多于艺术模仿生活。”在索尼影业(Sony Pictures)电影《采访》的例子中,世界面临着更深一步的迭代:生活模仿模仿生活的艺术。本片的发行激起了国际阴谋、戏剧和影子地缘政治力量的明争暗斗。它甚至惊动美国总统放出重话——而所有这些都源于一次简单的黑客行为。

入侵信息系统不是什么新鲜事,从通讯业出现的那一天起,黑客便已应运而生。最早的袭击之一发生在1903年马可尼展示其无线电传输时。当时,他要实现康沃尔(Cornwall)和300英里外的伦敦之间的通讯。一位名叫内维尔·马斯基林(Nevil Maskelyne)的魔术师和未来无线电大亨因为不满于马可尼的专利,设法控制了他的系统,向此次通讯的皇家学院听众们播送了淫秽内容,令他们大为震惊。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尽管黑客行为与无线通讯一样古老,但此马可尼的时代以来,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如今,信息网络遍布整个地球,连接和传输数量巨大的实时数据。它们让许多我们所熟悉的行为成为可能:即时通讯、社交媒体、金融交易和物流管理等。最重要的是,信息不在局限于虚拟领域,而是渗透到我们的生活环境的每一个角落。物理、生物和数字世界已开始趋同——掀起了科学家称之为“网络-物理系统”(cyber-physical systems)的时代。

比如,汽车已经从完全的机械系统转变为名副其实的轮子上的电脑。其他消费品也在发生同样的事情:如今我们将洗衣机和恒温器连接在一起,更不用说蓝牙牙刷和计算机化的婴儿称了。

事实上,网络-物理系统涵盖了宏观层面(想一想城市交通,比如Uber)和微观层面(比如人类心脏的跳动)。如今,我们的身体——绑上各种联网的可穿戴设备——所具备的计算能力比阿波罗任务时期的整个美国宇航局(NASA)所拥有的计算能力还要强大。

所有这些意味着人类生活的诸多方面可能会迎来革命——比如移动性、能源管理、医疗,等等——并且走向更绿色、更高效的未来。但网络-物理系统也凸显出我们��恶意黑客行为的束手无策。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讨论了这一问题。如今,黑客攻击的影响绝不完全局限于网络空间,它们可以在物理世界中制造灾难性后果。软件病毒让我们的电脑崩溃着实令人恼怒;但若病毒可以让我们撞车呢?

恶意黑客难以用传统政府和行业工具与之斗争——索尼影业的案例就是很好的例子。黑客行为可以在任何地方实施,事实上包括隐藏很深的多个网络。它能对抗传统反击和保护战略。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Leon Panetta)在2012年警告说,从当前系统看,美国难以防范能够颠覆火车、投毒于供水系统和破坏电网的“网络哈利·波特”。

那么,如何防止这一情景发生?

意外的是,一个选择是推进黑客行为本身的广泛使用。熟悉黑客工具和方法能够有力地推进对现有系统强度的诊断,甚至可以推进自上而下的更严密的安全——这种做法被称为“白帽黑客”。合乎道德的渗透可以让安全团队通过识别漏洞打造更难侵入的数字网络。这也许可以成为常规行为——一种网络消防演习——政府和企业都可以操作,即使未来几年中学术和产业研究的焦点集中在进一步的技术防卫的开放上。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总体而言,今天的防卫手段采取了不断自动警惕的数字“监督者”的形式——控制其他计算机和代码的计算机和代码。类似于传统的军事命令和控制(command-and-control)协议,它们以量取胜,可以快速响应各种攻击。这一数字生态系统强化了制衡,降低了失败可能性,并减小入侵的影响。

在这一未来情境中,好莱坞大片也许会刻画计算机网络之间的互相战斗,而人类在一旁待命。它将描绘更广义的“奇点”思想,即一个假设的人工智能超越人类的转折点。幸运的是,果真如此的话,生活仍然远不止于模仿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