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man chancellor Angela Merkel ODD ANDERSEN/AFP/Getty Images

乏味可陈的德国大联盟

慕尼黑—德国社会民主党(SPD)、基督教民主联盟(CDU)以及CDU的巴伐利亚姊妹党基督教社会联盟(CSU)同意寻求组成新一届“大联盟”政府,并发布了一份28页的协议,列出了它们的政策日程方案。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协议在选举后几个月才出台。在选举中,SPD和CDU/CSU的经济政策立场截然不同。SPD注重更多再分配和公共支出,而CDU/CSU承诺“为所有人减税”和采取更加严格的难民政策。现在的问题是,观念如此分歧的几股力量的 结盟是否真能让德国做好面临前方挑战的准备。

在未来几个月到几年中,德国决策者需要管理好数字时代转型,以捍卫德国的竞争力。他们还需要在人口迅速老龄化的背景下稳定福利国家。他们还必须制定理性的移民政策。除了这一完全国内性质的日程,许多人还要求德国能够让欧盟保持团结。

许多评论家指出,德国新政府将从预算盈余中获益,因为经济的繁荣,加上德国税制的独特性,在过去四年中提高了政府收入。即使政府采取结盟协议草案中所列出的平衡预算政策,仍然有空间在未来四年中增加支出或降低税收460亿欧元,大约相当于GDP的0.3%。

据联盟协议,360亿欧元盈余将用于各种支出项, 如家庭转移支付、提高农业和地区补贴、住房建设激励、公路和相关基础设施、大学和学校校舍,甚至军事开支。

这意味着只有100亿欧元的减税空间,将通过降低团结附加税(Solidaritätszuschlag)实现。团结附加税是1991年所设立的为德国重新统一提供资金的特别所得税。执政大联盟准备取消这项税收(收入最顶尖的10%除外,他们贡献了该税种的一半税收)。

但当我们考虑“税级攀升”的效应时,会发现纳税人的前景变得更加糟糕了。和大部分发达国家不同,德国的税制缺少自动调整机制防止通货膨胀将家庭推入更高的税级。尽管确实会采取一些自由裁量调整,但很难为无数最终纳税额超过应有水平的家庭提供充分的补偿。

事实上,按照当前税级攀升速率看,德国税收收入将在未来四年增加大约500亿欧元。在不早于2021年将团结附加税削减一半无法抵消这一效应。

无论如何,没有人特别上心于联盟协议,包括SPD。尽管联盟协议强调支出,但SPD担心参与新一届执政大联盟将进一步影响它的公共立场,让更多选民投入激进左翼或极右翼的德国另类选择党(AfD)的怀抱。

对其他人来说,问题不在于政治,而在于日程本身:从具体条款看,其成果非常有限。将20亿欧元防务支出增量、6亿欧元大学支出增量和40亿欧元住房支出增量分摊到四年的时间里,造成的效果微乎其微。

而尽管联盟计划还承诺提高欧盟预算贡献、增加母亲养老金(mother’s pension)和针对低收入家庭的支出,但并没有详述这些项目的增加如何与平衡预算相协调。

更为根本的是,日程缺少雄心和方向。它既没有通过减税让中产阶级大松一口气,也没有为研究、基础设施和教育拨出足够投资。它也没有提到公司税——尽管美国已经降低了公司税率,法国和英国也有此打算,这难免会让投资和就业岗位从德国流失。

真正的果断的政策日程需要新政府聚焦于具体的重点事项,并接受不可能仍所有人得偿所愿的事实。与其做些徒劳的零敲碎打试图取悦所有人,政府不如着眼于更深层次的结构改革,为未来增长和稳定奠定基础。

比如,德国每年都要给绿色能源数十亿欧元的补贴。但结盟协议草案承认,德国有可能远远无法实现2020年二氧化碳减排目标,这意味着这些补贴没有起到作用。在这一领域采取根本性搞改革将让降低德国气候政策的成本、增进其效率。但这样做需要政府放弃意识形态立场,挑战强大的利益集团。

尽管如此,结盟协议确实包括了一些令人憧憬的思想。比如,它提出了一项吸引熟练工人、让德国移民政策与其经济利益匹配的计划。而尽管新政府应该坚持有条件地提高德国欧盟预算贡献,以防止浪费性支出,但其作出更加明确的欧盟承诺应该值得欢迎。

联盟合作伙伴仍有时间修改计划。当然,他们想必希望能做得更多,而不仅仅是利用当下的经济优势为各层次选民(当然,除了大部分收入都用来缴税的群体)提供零碎的施舍。是时候让德国为未来挑战做好准备了。

http://prosyn.org/1epWmTJ/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