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bile library' project in Nigeria STEFAN HEUNIS/AFP/Getty Images

教育救了我

纽约—我的家人在我学会系鞋带的时候就被杀害了。作为一个塞拉利昂男孩,本应无忧无虑地玩耍的年纪被用在了在其他人的战争中战斗上。对我来说,童年就像一场噩梦;一场看上去永远无法摆脱的噩梦。但2002年战争正式结束后,我开始寻找恢复之路。最重要的恢复是一个作为愤怒而文盲的九岁童军所无法想象的机会:上学。

我是教育的转变力量的活生生的例子。由于我努力学习,运气也不错,我成功地读完了高中,然后有读完了大学。现在,再过几个月我就将开始福特汉姆大学(Fordham University )法学院的研究生生涯,这是我的祖国的昔日童军不敢想象的命运。

但在我短暂的求学生涯中,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我:为什么运气如此重要?毕竟,教育应该是一项普世人权。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

如今,超过2,600万儿童无法上学,超过5亿上学的男童和女童得不到高质量教育,这是全球教育机会融资国际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Financing Global Education Opportunity)统计的数字。到2030年,全世界学龄儿童——大约8亿——中的一大半无法具备能在未来职场赢得一席之地所需要的基本技能。

解决这个问题需要钱。但是,尽管教育也许是政府为了确保人民获得更好的未来所能做的最佳投资,全球教育融资仍然远远不足。事实上,教育只占国际发展援助总规模的10%,而十年前为13%。从另一个角度看,发展中国家每年所获得的全球教育支持只有每名儿童10美元,甚至不够覆盖一本教科书的成本。在自动驾驶和智能冰箱的时代,教育资金如此短缺是不可接受的。

过去几年中,我为了三项全球教育计划而奔波——全球教育机会融资及国际委员会(教育委员会)、全球教育合作计划(Global Partnership for Education,GPE)和教育不等人(Education Cannot Wait,ECW)计划。我热情参与其中,因为这些组织正在共同为一个目标努力:为所有地区的所有儿童的高质量教育筹集资金,让它不仅仅是一种幸运。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最佳融资办法之一是支持国际教育融资便利(International Finance Facility for Education),这是一个由教育委员会牵头发起的计划,能够释放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全球教育投资。世界年轻人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本月早些时候,全球青年大使组织( Global Youth Ambassadors发起了请愿活动,请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呼吁联合国支持国际教育融资便利。请愿获得了80个国家150万儿童的联署。

融资便利计划的目标是通过大约20亿美元的出资保证,实现80亿美元的新可用资金分拨给最需要的国家。如果运用得当,该计划有望让发展中国家为数百万更多儿童提供高质量教育,包括难民、女童和我这样的前童军。

政客常说,年轻人是明日领袖。诚然如此;这就是我们。但没有融资支持的陈词滥调毫无意义。简言之,世界必须联合起来为全民高质量教育提供资金。国际教育融资便利——目前已经获得世界银行、地区开发银行、GPE、ECW和众多联合国机构的支持——是最好的实现方法之一。

二十年前,法学院对我来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如今,努力学习,全球支持和好运气的作用下,我的未来从未如此光明。但我的故事不应该是例外。为了确保其他人也可以获得高质量教育,能够走上向我敞开的道路,我们必须将运气从公式中抹去。

Help make our reporting on global health and development issues stronger by answering a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http://prosyn.org/qosSCRm/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