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大脑和女权主义

纽约——我这一代北美人是听着20世纪70年代“自由自在…表现真我”的儿童唱片长大的,在这张唱片中,伟大的前足球巨星格里尔唱道“哭吧没关系”。这就是说:女孩可以坚强,而男孩不坚强也没有关系。

近40年来,那个年代西方女权主义批评在性别角色领域的僵化成见一直占统治地位。在很多方面,它侵蚀甚至是消灭了那种把温和的男孩变成有侵略性的男人、并让有抱负的女孩深陷低薪工作而无法自拔的强迫性限制。

女权主义者一直不愿承认挑战这类性别角色批评的科学依据,这一点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由于有关性别差异的生物依据在过去一直被用来解释女性的从属地位,女性也因此不愿承认任何先天的差异,唯恐这会被当成对她们不利的证据。不过,鉴于最新得出的科学结论,女权主义者拒绝承认任何天生性别差异的存在是否只能创造出新的偏见?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VKbF3RU/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