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男性大脑和女权主义

纽约——我这一代北美人是听着20世纪70年代“自由自在…表现真我”的儿童唱片长大的,在这张唱片中,伟大的前足球巨星格里尔唱道“哭吧没关系”。这就是说:女孩可以坚强,而男孩不坚强也没有关系。

近40年来,那个年代西方女权主义批评在性别角色领域的僵化成见一直占统治地位。在很多方面,它侵蚀甚至是消灭了那种把温和的男孩变成有侵略性的男人、并让有抱负的女孩深陷低薪工作而无法自拔的强迫性限制。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女权主义者一直不愿承认挑战这类性别角色批评的科学依据,这一点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由于有关性别差异的生物依据在过去一直被用来解释女性的从属地位,女性也因此不愿承认任何先天的差异,唯恐这会被当成对她们不利的证据。不过,鉴于最新得出的科学结论,女权主义者拒绝承认任何天生性别差异的存在是否只能创造出新的偏见?

举例来讲,女权主义批评已经彻底重塑了基础教育,其中的统治地位由女性决策者占据:校园里男性等级制度的建立如今经常被重新引导,因为人们对“欺侮”一词充满了恐惧,无论男孩女孩都被希望“分享”和“处理”他们的情绪。但许多教育学家已经开始提出,对于硬性“男孩特点”诸如此类的干预可以导致男孩的学业成绩逊于女孩,被频繁诊断出行为疾患、注意力缺失,以及诸如此类的其他问题。

而教育问题不过是个开始。对男性建立等级制度、保护领土权和参与冲突的趋向不分青红皂白的批判形成了完整的学术领域。我上大学时,“家长制”的女权主义解决方案是想象中没有等级制度的世界,人们在这里整天靠语言交流,建立起情感方面的联系。

这种对“男子气”的批评同样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亲密关系:女性受到鼓励,表达因男子拒绝“分享”他们内心生活所引起的不满情绪。女性抱怨没有人听她讲话,抱怨男人下班后就钻进车库修修补补不见人影,或者坐在电视机前发呆。不过不管如何真心实意,这样的抱怨都假定男人所有这些行为无不是 有意为之。

现在大量以脑显像以及全新人类和进化研究成果为基础的科学分析表明我们可能一直在逃避现实,我们必须愿意尽力解决两性间至少某些真实存在并可以度量的性别差异问题。

人类学家海伦·费舍尔 《爱的解析》 是上述研究中最著名的一项,它解释了人类求爱、结婚、通奸、离婚和抚养子女倾向背后存在的进化动力。她的某些发现引发了广泛争议:比如,我们可能会有多次一夫一妻的经历,必须非常努力才能很好地维护伴侣关系;再如情欲亢奋的女性拥有进化优势;以及灵长类动物的调情非常类似于今天酒吧里男女青年表达性喜好的方式。

此外,在对人类进化的描述中,费舍尔强调能够忍受长时间沉默的男性(以捕猎状态等待猎物)能将他们的基因传递下去,因此从基因的角度讲他们会选择“空间”偏好。恰恰相反,女性则只有通过与他人合作、形成团体才能更好地生存下去,因为她们需要团体来采集块根、坚果和浆果,并同时照顾孩子。

读过费舍尔的研究结果,人们就更倾向于让男孩们相互挑战并测试环境,同时像她所说的那样接受男女合作生存是大自然的设计。“合作”隐含着自由意愿和选择,就连灵长类动物中的雄性也无法通过占有或者控制雌性来取得成功。在她的分析中,男人和女人分享他们有时差异巨大但通常又互为补充的优势符合所有人的利益——这样的结论似乎很令人放心,而不是给人压力。

由神经生物学领域顾问麦克·古瑞创作的 《他到底在想什么?》 进一步发展了这样的看法。古瑞提出男人的大脑实际可以被太多关于情绪的语言加工侵入并且压倒,因此男人发呆或从事某些机械活动而不是表达感情的需求通常并不是拒绝伴侣的表现,而只是一种神经方面的需要。

古瑞甚至假设男性的大脑事实上不能像女性那样“看到”成堆的灰尘或待洗的衣物,这可以解释为什么男人和女人以不同的方式处理家务。男人通常听 到女人的低音,他们的大脑和女人不一样,存在一种“休眠”模式(他在有些时候实际上“什么也没想”!)

此外,古瑞提出由于相似的神经病学原理,男人倾向于以一种不同于女性的方式来抚养孩子,鼓励孩子更多地冒险和独立,而对育儿方面的细节并不那么关注。人们可以看到两种教育方式并存给孩子带来的好处。他敦促女人尝试肩并肩的活动,而不是面对面的交流,通过这种方式来体验与伴侣的亲密关系。

从某种角度讲,所有这些事实都让人放松,而不是使人发怒。那些激怒女性、或者让她们感到遭受拒绝或没有被倾听的因素可能并不反应男性的有意忽视甚至性别歧视,而只是因为大脑的连接方式不同!按照古瑞的说法,如果女性接受上述生物差异并在两性关系中找到解决的办法,男人就会以更多的欣赏和忠诚作为回报(通常会以非语言的方式来表达)。接受上述结果的女性报告与生命中男性的关系变得更亲密,同时也更顺畅。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这些结论并不意味着男人和女人不应努力调整各自的愿望,要求分担家务劳动的责任,或期望“有人听自己说话”。但它可能意味着我们可以更好地去了解对方,并且更耐心地进行沟通和交流。

最新的科学研究并未显示男人(或女人)应当高人一等,更不用说为令人作呕的歧视找到证据了。不过它们确实显示一个开放地对待所有差异的更加多元化的社会,可以更好地学习、工作和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