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ral road Ian Cumming/ZumaPress

气候变化啊,谁最遭罪?

西雅图—几年前,梅琳达(Melinda)和我拜访了一群印度洪水最频繁地区之一的比哈尔(Bihar)米农。他们都属于赤贫,依靠种的大米养活他们的家庭。每年,当季风雨来临时,河水就会上涨,可能淹没他们的农田,毁掉他们的庄稼。但是,他们愿意把全部身家押在农田不会受淹上。这是一场他们常常会输的豪赌。庄稼被毁,他们就得流落到城市打零工养活家庭。但是,下一年他们会回去——常常比他们离家时更加贫穷——再一次开始耕作。

我们的访问有力地提醒我们,对全球最穷的农民来说,生活是一项高难度动作——没有安全网。他们得不到发达国家农民可以得到的良种、肥料、灌溉系统和其他有益的技术——也没有农作物保险。只要一点点坏运气——一场干旱、一场洪水,或一场疫病——就足以让他们陷入更深的贫困和饥饿。

如今,气候变化给他们的生活有添加了一层新风险。未来几十年中的升温将导致农业大崩坏,特别是在热带地区。庄稼将因为降雨过少或过多而无法生长。病虫害将因为更温暖的气候而大量繁殖,毁坏庄稼。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h5NfoRH/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