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气候变化啊,谁最遭罪?

西雅图—几年前,梅琳达(Melinda)和我拜访了一群印度洪水最频繁地区之一的比哈尔(Bihar)米农。他们都属于赤贫,依靠种的大米养活他们的家庭。每年,当季风雨来临时,河水就会上涨,可能淹没他们的农田,毁掉他们的庄稼。但是,他们愿意把全部身家押在农田不会受淹上。这是一场他们常常会输的豪赌。庄稼被毁,他们就得流落到城市打零工养活家庭。但是,下一年他们会回去——常常比他们离家时更加贫穷——再一次开始耕作。

我们的访问有力地提醒我们,对全球最穷的农民来说,生活是一项高难度动作——没有安全网。他们得不到发达国家农民可以得到的良种、肥料、灌溉系统和其他有益的技术——也没有农作物保险。只要一点点坏运气——一场干旱、一场洪水,或一场疫病——就足以让他们陷入更深的贫困和饥饿。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如今,气候变化给他们的生活有添加了一层新风险。未来几十年中的升温将导致农业大崩坏,特别是在热带地区。庄稼将因为降雨过少或过多而无法生长。病虫害将因为更温暖的气候而大量繁殖,毁坏庄稼。

富裕国家的农民也将经历变化。但他们有工具和支持管理这些风险。世界最穷农民日夜劳作,最后常常颗粒无收。因此,在全部将因为气候变化而遭罪的人中,他们所遭的罪最严重。

贫穷农民将感受到这些变化的痛处,而与此同时,世界需要他们养活日益增长的人口。到2050年,全球粮食需求预计将增加60%。收成的减少将制约全球粮食系统,增加饥饿,扼杀过去半个多世纪以来世界在减少贫困方面所取得的巨大进步。

我很乐观地认为,我们能够避免气候变化最糟糕的影响养活世界——如果我们现在就行动起来。我们急切地需要政府投资于能大量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停止气温上升的新清洁能源创新。与此同时,我们需要认识到,阻止所有气温上升带来的影响已经太晚了。即使世界下周就发现一种廉价清洁的能源资源,也需要时间改变化石燃料供能习惯,走向无碳未来。因此,世界投资于帮助最贫穷人口适应这一新变化是至关重要的。

他们所需要的很多工具十分基本——只要想种更多粮食、挣更多收入就必须用到这些工具:融资渠道、改良的种子、肥料、培训和出售庄稼的市场。

其他工具则是新工具,专为满足气候变化的需要。盖茨基金会及其合作伙伴合作培育了多种能在干旱或洪水条件下生长的种子。比如,我在比哈尔所访问的米农现在种上了一种新的抗洪稻米——我们称之为“水肺”米——它可以在水下生活两周。气候模式的变化可能给带地区带来更多的洪水,而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其他米种也在培育中,它们具有抗旱、抗热、抗寒、抗盐碱化等特性。

所有这些努力都有改变生活的力量。如果能够拥有发达世界农民习以为常的进步,这些农民常常可以实现收成和收入翻一倍或两倍。这一新繁荣让他们能够改善饮食、投资农场、让孩子上学。他们不用再过剃刀边缘的日子,即使收成不好,也能获得安全感。

气候变化还会带来我们无法预见的威胁。要想做好准备,世界需要加快种子研究和对小农的支持。一项最令人振奋帮助农民的创新是卫星技术。在非洲,研究者用卫星影像绘制详细土壤地图,指导农民应该在土地上种植哪种作物可以丰收。

但是,更好的种子和新技术无法改变农民家庭的生活,除非农民能够获得它们。许多组织,包括名为一英亩基金(One Acre Fund)的非盈利组织,正在寻找办法保证农民能够利用这些解决方案。一英亩基金与20多万非洲农民密切合作,提供融资渠道、工具和培训。他们的目标是到2020年与一百万农民建立关系。

在今年的年度公开信中,梅琳达和我打赌15年后非洲将能养活自己。即使存在气候变化风险,我对这个赌注相当有自信。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是的,贫穷的农民生活艰辛。他们的生活就像许多谜题——从种正确的种子、使用正确的肥料,到获得训练和找到能出售收成的市场。一招出错便满盘皆输。

我知道世界拥有帮助他们正确处理今天所面临的和明天将要面临的挑战的条件。最重要的是,我知道农民也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