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关上红利的龙头

纽约—欧洲银行高昂的诉讼和重组成本给它们的账表造成了严重损失,也让股价一蹶不振。欧洲银行业和监管者目前正在反思这一窘况、寻找解决之道,它们应该考虑银行的收入(revenue)分配——包括员工奖金和股东红利——也是问题的一部分。

收入分配是欧洲银行资本短缺的一个主要原因。要理解个中原因,可以回顾2014年10月欧洲银行局(European Banking Authority,EBA)对欧元区123家大银行所做的资产负债表压力测试,该测试发现所有银行存在250亿欧元的资本短缺。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当时,EBA要求银行在6—9个月内制定出解决各自资本短缺问题的计划。一些银行采取了行动,通过权益工具发行筹集股本,有时政府也提供了大量帮助。但大部分银行只是降低了高风险资产改善资本比率,以此蒙混过关。

不消说,这些措施毫无效果,欧洲银行自2014年首次评估以来平均下跌了50%。没有通过压力测试,也没有认真对待结果的银行固然需要谴责,但没有充分监督银行改善资产负债表,以及把压力测试难度定得太低以至于无法找出财务弱点的监管者也难辞其咎。

7月底,EBA组织了新一轮压力测试并公布了结果。该轮测试包括51家银行,与此前的测试不同,它们的目标并不是发现资本短缺,而是提供“通用的分析框架对欧盟大银行面临不利经济发展形势时的恢复力进行持续的比较和评估。”

现在,监管者认为欧洲银行业面对不利冲击具备足够的恢复力。在EBA结果公布的当天,测试表现最差的意大利锡耶纳牧山银行(Banca Monte dei Paschi di Siena)根据其56亿欧元资本要求宣布进行50亿欧元的新筹资。

但是,市场对该公告的反应是消极的(EuroStoxx银行指数两天下跌了7.5%),最可能的原因是EBA没有公告欧洲银行资本短缺情况的具体估算值或列出再融资计划。

我们在一份研究这一市场反应的新文章中,根据美国资本要求规则算出所有51家参与测试的银行的总资本短缺为1,230亿欧元。尽管这一资本缺口十分巨大,但压力测试中34家上市银行中的28家在2015年发放了400亿欧元左右的红利,这意味着它们平均将60%的利润分配给了股东。

资本不足银行所支付的红利等于是财富从次级债权人转移到股东,因为在危机中蒙受损失的是债权人。此外,本质上这也是财富从纳税人转移到私人股东,因为根据新的银行规则,可以在债权人(自救,bail-in)了银行股本和负债的8%后进行政府援助。

相反,在美国,资本不足银行如果不能通过压力测试,将强制停止一切形式的资本分配。幸运的是,2016年压力测试后,EBA 现在也开始考虑此类监管制裁。因此,“胜任的当局也许还将考虑要求改变机构的资本计划”,资本计划“可以采取多种形式,比如,可以要求银行如想分红就必须在不利情景下保持议定资本计划。”

我们估算,如果欧洲监管者早些采取这一方针,强制银行在2010年——即欧洲主权债务爆发之年——停止发放红利,留存股本将足以支付2016年资本短缺的50%以上。

下图说明了我们所计算的资本短缺情况,使用了EBA压力测试的“不利情景”损失以及这些银行自2010年以来发放的累计红利。一些银行,如巴黎银行和巴克莱银行,所发放的红利其实已经超过当前资本短缺,也有一些——如德意志银行、德国商业银行和法国兴业银行——的资本短缺远超所能留存的红利。除了红利限制,后面这些银行仍需要大量发行资本以弥补缺额。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banks dividends

尽管如此,我们的发现给出了迈向防止银行资本流失的简单的第一步:禁止存在资本短缺的银行发放红利(包括员工奖金等内部红利)。这一政策甚至不需要监管者讨论资本发行、援助或自救等问题,并且一些银行甚至已经开始停止发放红利。现在,所欠缺的只是欧洲央行在整个欧元区执行这一方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