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被灯光所蒙蔽

纽约——3月23日夜晚,13亿人的灯光将在8:30、9:30和10:30熄灭——这和一年中的其他夜晚并没有什么不同。在无电可用的情况下,这些人不得不在太阳落山后生活在黑暗之中。

同样在当晚,另外10亿人将从8:30-9:30关灯参加“地球一小时”的环保活动。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组织者表示他们提供了一种人们表达为全球变暖“做点什么”的愿望的方式。但严峻的现实是“地球一小时”留给人一种错误的印象,并且由此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也有增无减。这项活动可能会激发人们的正义感,但这种徒劳的象征意义恰恰揭示了今天自我感觉良好的环保主义出问题的原因。

“地球一小时”告诉我们应对全球变暖轻而易举。但熄灯产生的效果恐怕只是视物不清。

请注意活动并没有要求您关闭任何确实不便的物品,比方说暖气或空调、电视、电脑、手机,或者依靠充足而便宜的电能赖以维系现代生活的形形色色的技术。如果每年熄灯一小时的确有益,那么剩下的8,759小时我们为什么不能坚持?

人们想当然地认为熄灯一小时会降低全球电厂的二氧化碳排放。但即使全球所有人关闭一切住宅照明,且节省的电能完全转化为二氧化碳减排,也不过相当于中国暂停二氧化碳排放不到四分钟。事实上,“地球一小时”将会增加二氧化碳排放。

英国国家电网运营商已经发现小规模用电下降并没有导致入网电量降低,因此也不会反过来降低排放。此外,“地球一小时”期间显著的电力需求下降将导致一小时内的二氧化碳排放降低,但之后燃煤或燃气电厂恢复供电时所造成的能耗激增将抵消降低的一切排放。

而很多参与者将点亮温馨的蜡烛,虽然看上去是如此地自然环保,但蜡烛终归是化石燃料——而且其照明效率仅相当于白炽灯泡的不到百分之一。关一盏灯点亮一支蜡烛就会抵消理论上的二氧化碳减排;而点亮两支蜡烛则意味着二氧化碳排放升高。

电力令人类受益巨大。将近三十亿人仍靠在室内燃烧牛粪、树枝和其他传统燃料来做饭取暖,由此产生的有毒烟雾每年估计致死两百万人,其中多数是妇女和儿童。同样,短短一百年前,普通美国家庭每周花费6小时时间在寒冬腊月将6吨燃煤铲进炉灶(而这还不算清理地毯、家具、窗帘和被褥灰尘的时间)。如今在发达国家,电炉和暖器已经让室内空气污染成为过去。

同样,电力实现了世界机械化,结束了绝大多数最繁重的劳动。洗���机将女性从倒水和在搓衣板上捶打衣物的无穷无尽的时间消耗中解放出来。冰箱让几乎所有人能够吃到更多的蔬菜和水果,停止食用能够导致胃癌的变质食物,并让20世纪30年代曾经在美国最普遍的胃癌现在成为罹患比例最低的癌症。

电力让我们灌溉田地并从空气中合成肥料。它发出的光让我们在太阳落山后仍能维持积极、高效的生活。富国民众平均耗费的电能相当于雇佣56名佣人。就连撒哈拉以南非洲民众消耗的电能也相当于雇请3位佣人协助劳动。这些人的用电量不仅不应该减少,相反还应该进一步增加。

这不仅关系到世界贫困人口。因为能源价格中包含越来越高的绿色补贴,800,000个德国家庭已无力继续承担用电费用。英国现在有超过五百万民众燃料短缺,该国的电力监管机构现在已公开对环境目标可能在不到九个月时间内导致停电而表示担忧。

今天,太阳能和风能仅能满足我们一小部分能源需求——风能仅占总需求的0.7%,而太阳能仅占0.1%。这两项技术目前都成本过高。而且相关技术也并不可靠(不刮风的时候怎么办我们还不知道)。即便应用乐观的假设,国际能源机构预计到2035年风能将占能源总量的2.4%,而太阳能仅占0.8%。

要想实现绿色能源目标我们必须放弃对不靠谱的太阳能和风能的过时补贴政策,这项政策失败了20年,再过22年仍然不会成功。相反,我们应该着重创造更有效的全新绿色技术,以期替代化石燃料。

如果当真希望为人类和地球创造可持续的未来,我们就不应该重新投身到黑暗之中。用关灯享受烛光晚餐的做法应对气候变化有点“让他们吃蛋糕”的味道,仅仅适用于供电充足、生活舒适的精英人群。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关注绿色能源的研发工作或许不像参与由手电和善意组成的全球聚会那样感觉惬意,但这个办法相比之下却要明智得多。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