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nye196_ BRENDAN SMIALOWSKIAFP via Getty Images_trumpputinuncomfortable 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如何应对一个日益衰落的俄国

东京—克里姆林宫发挥超常。在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领导下,俄罗斯取代了美国在叙利亚的位置,继续干预东乌克兰局势,并且不久前在索契主办了一次非洲首脑会议。但表面看起来的局势可能具有欺骗性。诚然,俄罗斯依然保有与美国同等规模的数量庞大的核武库,而且2008年对格鲁吉亚和2014年对乌克兰使用武力都十分有效;俄罗斯为挽救叙利亚的巴沙尔·阿萨德政权提供了军事援助;而且利用网络手段干扰美国和其他国家的选举活动。但俄罗斯只能扮演国际破坏者。冒险主义背后,是一个国家的衰落。

1959年,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曾吹嘘苏联将在1970或1980年超过美国。然而事与愿违,苏联于1991年解体,只留下一个明显缩水的俄罗斯,拥有原苏联3/4的领土、半数的人口、半数的经济规模以及1/3的军事人员。俄罗斯的GDP仅有1.7万亿美元,而美国却有21万亿美元。1989年,苏联经济规模曾是中国的两倍;而今天,俄罗斯的GDP却仅有中国1/7的规模。不仅如此,俄罗斯严重依赖能源出口,而高科技产品仅占其制成品出口11%的份额(而美国的高科技产品出口份额则达到19%)。

尽管语言、历史和劳动力迁徙为俄罗斯在其临近国家提供了某些软实力,但很少有其他地方的外国人愿意观看俄罗斯电影,而俄罗斯大学也并未跻身全球100强。有效的市场经济政治体制基本没有建立,而强盗式国家资本主义的特点是能建立信任的有效监管缺乏。公共医疗系统十分薄弱,而俄罗斯的平均预期寿命仅为72岁(包括男性和女性),比欧洲短5年之多。联合国人口统计学家预测,到本世纪中叶,俄罗斯人口可能从今天的1.45亿下降到1.21亿的规模。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s://prosyn.org/GRu20nTzh;

Edit Newsletter Preferen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