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nye196_ BRENDAN SMIALOWSKIAFP via Getty Images_trumpputinuncomfortable 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如何应对一个日益衰落的俄国

东京—克里姆林宫发挥超常。在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领导下,俄罗斯取代了美国在叙利亚的位置,继续干预东乌克兰局势,并且不久前在索契主办了一次非洲首脑会议。但表面看起来的局势可能具有欺骗性。诚然,俄罗斯依然保有与美国同等规模的数量庞大的核武库,而且2008年对格鲁吉亚和2014年对乌克兰使用武力都十分有效;俄罗斯为挽救叙利亚的巴沙尔·阿萨德政权提供了军事援助;而且利用网络手段干扰美国和其他国家的选举活动。但俄罗斯只能扮演国际破坏者。冒险主义背后,是一个国家的衰落。

1959年,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曾吹嘘苏联将在1970或1980年超过美国。然而事与愿违,苏联于1991年解体,只留下一个明显缩水的俄罗斯,拥有原苏联3/4的领土、半数的人口、半数的经济规模以及1/3的军事人员。俄罗斯的GDP仅有1.7万亿美元,而美国却有21万亿美元。1989年,苏联经济规模曾是中国的两倍;而今天,俄罗斯的GDP却仅有中国1/7的规模。不仅如此,俄罗斯严重依赖能源出口,而高科技产品仅占其制成品出口11%的份额(而美国的高科技产品出口份额则达到19%)。

尽管语言、历史和劳动力迁徙为俄罗斯在其临近国家提供了某些软实力,但很少有其他地方的外国人愿意观看俄罗斯电影,而俄罗斯大学也并未跻身全球100强。有效的市场经济政治体制基本没有建立,而强盗式国家资本主义的特点是能建立信任的有效监管缺乏。公共医疗系统十分薄弱,而俄罗斯的平均预期寿命仅为72岁(包括男性和女性),比欧洲短5年之多。联合国人口统计学家预测,到本世纪中叶,俄罗斯人口可能从今天的1.45亿下降到1.21亿的规模。

未来存在诸多可能,但截止目前,俄罗斯还属于“单一作物经济”,且机构腐败和人口及健康问题严重。前总统梅德韦杰夫制定了克服这些问题的计划,但却几乎从未真正实施过,且普遍盛行的腐败加大了实现现代化的难度。虽然普京在恢复俄罗斯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方面一直堪称成功的战术家,但他在解决国家长期问题方面却不具备战略家的娴熟。

普京成功的战术策略之一是与中国结盟。在袭击乌克兰招致西方对他的制裁后,普京宣布中国是“我们重要的战略伙伴。”作为回报,习近平主席则宣称普京是“我最好的同事和朋友。”

传统的均势政治可以预测到这样一种针对美国势力的反应。20世纪50年代,中国和苏联曾结成反美同盟。1972年尼克松对中国开放后,美中两国曾合作限制苏联势力。这种结盟关系随着苏联的解体而结束。1992年,俄中两国宣布建立“建设性伙伴关系”,上述合作于1996年发展为“战略伙伴关系”,而2001年7月“友好合作条约”则在两国间签署。两国在联合国安理会密切合作,在国际互联网控制问题上采取了类似的立场,并且利用金砖国家集团和上合组织等各种外交框架来协调立场。两国现在分享非核军事技术并开展联合军演活动。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尽管如此,中俄之间的密切联盟仍然存在着严重的障碍,而这样的障碍远远超越了战术协调的范畴。残存的不信任依然存在。回顾19世纪,没有哪个国家抢夺中国的领土比俄罗斯更多,而远东地区目前的人口状况——俄罗斯人数为600万,而生活在中国边境一侧的人口则高达1.2亿之多——这成为莫斯科的隐忧。

俄罗斯的经济衰退加剧了对中国崛起的担忧。尽管贸易有所增长,但投资却一直滞后,而且俄罗斯仅位列排名第十的对华出口市场。正如经济学人杂志最近所报道的那样,俄罗斯担心在中俄联盟中扮演小弟的角色——也就是对中国的依赖超过中国依赖俄国。复旦大学的冯玉军(Feng Yujun)认为,“对我们而言,最重要的关系是美国。我们不想重蹈斯大林和毛泽东的覆辙。”

而美国不应对俄罗斯的衰落感到安慰,并把它当做一个二流大国。毕竟,衰落中的大国往往不那么规避风险,就像1914年的奥匈帝国一样。他们比崛起中的大国失去的更少。俄罗斯仍然对美国构成潜在的威胁,主要因为它拥有足够多的导弹和核弹头能够摧毁美国。而俄罗斯的相对衰落也导致其更不愿放弃核地位。

哪怕是一个衰落的俄国仍然拥有庞大的规模、受过教育的人口、熟练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以及庞大的自然资源储量。俄罗像二战后40年间苏联曾经的那样再次拥有平衡美国的资源看似已经不大可能。但由于其残余核力量,石油、天然气以及熟练的网络技术、靠近欧洲的地理位置以及与中国结盟的潜力,俄罗斯却有能力为美国制造问题,而动机恰恰是普京对民粹民族主义的依赖程度。衰落的大国与崛起的大国同样值得外交关注。在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卸任后某个时刻,美国将需要制定其现在所不具备的严肃的俄罗斯战略。

https://prosyn.org/GRu20nT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