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关于证券市场短期主义的迷思

发自剑桥——在美国,人们——尤其是政界人士——经常会抱怨美国企业受到了短期股票市场因素的过度影响。虽然现阶段的美国总统选举进程并不特别侧重于政策,但随着选战迅速落幕,必将有人开始执政并实施各类政策。鉴于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都对这种短期主义表示批评,所以或许会制定其中一些政策中来解决这一问题。在这一点上双方都不会有什么分歧。

然而不仅短期主义的程度遭到了严重夸大,应对这个问题的政策建议也极为匮乏。例如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就提议——副总统拜登也对此表示支持——运用资本利得税来鼓励股东更长久地持有手中的股票。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该提议的逻辑是如果股东频繁买卖自身的股票,企业高管就被迫要在每季度都实现高收益,以确保股价不会下降。而投资于研究和开发的举措虽然能获取长期利益,但却会诱发股东出售股票,公司也会因股价下跌而蒙受损失。

依据目前的资本利得税政策,只要股东能持股长达一年或更长时间,就能以更优惠的比率来缴交利得税。而克林顿和她的顾问团则希望对持有两年以内的股票执行正常税率,此后每持有多一年下调4个百分点,直到几年后最终与目前的长期持有税率看齐——针对那些投资大户的长期持有税率最高为20%。

这一观点认为,如果股东知道长期持有一家公司的股票最终会令他们受益于较低税率,自然也就更乐意接受该公司季度收益下滑的状况。企业高管们也拥有了发挥更长期性思维的空间,并因此做出能获取长期回报的决策——即使这些决策在短期内耗资巨大。

整个方案听起来相当合理。但问题是资本利得税率的下降并不会阻止大多数股东实施交易;最多只会让其中一些人买卖不那么频繁。企业的高管们也依然会担心交易者喊出的股价。

当然,减少交易频率还可能产生其他或好或坏的影响。如果有太多的资源和太多的人力被投入到了筛选那些股价只是稍微低估或高估了的股票上,希拉里的计划可能是一件好事,因为它将有助于重新分配这些资源。但如果因交易量减少而使市场变得更加不稳定及不可测,那么对短期主义征税可能无异于饮鸠止渴。

在任何情况下,希拉里的计划都无法实现其诱导那些左右股价的交易者采取长期性策略的目标。也无力安抚公司高管,让他们不至于对关心下一季度的业绩如此神经过敏。最终股价还是照常升跌。

此外还有另一个该计划无法凑效的原因:许多最大的股东都是无需缴税的机构,比如养老基金和基金会。即使它意味着支付全额税率,其他许多股东还是会在一年内买卖。他们的决策时间框架不会受到漫长降临的更有利税率的影响。

但希拉里方案不能实现其目标的事实并不意味着这个问题就没法解决了。与大众的认知相反,股市诱发的短期主义可能并不算是一个经济阻碍因素,也有相当多(虽然不是决定性的)证据表明它并不像许多人认为的那样普遍——或者有危险性。

以当前美国股市总市值前十大公司中的四家——亚马逊,苹果,Alphabet(谷歌)和微软——为例,试问谁能指责它们没有投资于研发或其他长期,有时甚至极富远见的项目?股票市场对它们给予了大力支持。如果它们能得到,别人也可以——而且肯定会得到。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简而言之,终结短期主义已经变成一个比其本身更大的政治问题。它之所以引起了广泛回响,原因不仅是因为短期主义阻碍了经济,而是因为它保护了那些受益于现状的人——收入丰厚的职员;CEO和高级经理;和公司董事——免于快速变革的冲击。

重点在于我们有更大,更迫切的问题亟待解决。而且,即使短期主义是一个主要问题,希拉里的税务提案也无济于事。好消息是这个提案在希拉里的议程中并不是特别优先,令她并不急于在当选后当即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