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气候变化和天主教会

罗马—教皇方济各呼吁世界采取行动应对全球变暖,而许多美国保守派坚决反对。教皇应该坚持坚守道德问题,他们说,而不应该进入科学领域。但是,随着今年气候争论的展开,大多数人将发现教皇的呼吁不容忽视:我们同时需要科学道德降低地球的风险。

第一个关注点是,绝大部分美国人同意方济各关于气候行动的呼吁。不幸的是,他们的观点没有在美国国会中得到代表。美国国会捍卫大煤炭公司和大石油公司的利益,而不捍卫美国人民的利益。化石燃料业投入巨资进行游说活动和为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和詹姆斯·英霍夫(James Inhofe)等参议员的选战服务。世界气候危机因为美国的民主危机而进一步加剧。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2015年的一份美国人调查现实,压倒性多数受访者(78%)说“如果不采取任何行动遏制全球变暖,”对美国的未来后果将是“比较严重”或“非常严重”的。相当比例(74%)的受访者说,如果不采取任何行动遏制全球变暖,子孙后代将受到“一些程度”、“相当程度”和“严重程度”的伤害。也许最能说明问题的事,66%的受访者说他们“更有可能”支持宣称气候变化正在发生和呼吁采取行动转向可再生能源的候选人,只有12%的受访者“更不可能”支持这类候选人。

2015年的另一份调查考察了美国基督徒(占人口比例71%)的态度。受访者分为三类:天主教徒、非福音派新教徒和福音派新教徒。这些群体的态度更一般地映射出美国人民的态度:69%的天主教徒和62%的主流新教徒表示气候变化正在发生,福音派教徒对此表示同意的比例则为略占多数(51%)。每个群体的大多数还同意全球变暖会伤害自然环境和子孙后代,遏制全球变暖有助于环境和子孙后代。

那么,哪些美国少数群体反对气候行动呢?主要有三个群体。第一个群体是自由市场保守派,他们似乎担心政府干预甚于担心气候变化。一些该思想的追随者甚至否认铁一样的科学:因为政府干预是坏的,所有他们告诉自己科学也不可能是真的。

第二个群体是原教旨主义者。他们否认气候变化是因为他们完全拒绝地球科学,他们相信世界会被重新创造,完全不顾物理学、化学和地质学的如山铁证。

但目前第三个群体才是政治上力量最大的群体:石油和煤炭利益集团,2014年,他们投入数亿美元用于选战。美国最大的政治献金者大卫和查尔斯·科奇(David and Charles Koch)兄弟是石油商,他们只顾让自己的巨额财富翻倍,丝毫不顾其他人类。也许他们也是真正的气候否认者。而厄普顿·辛克莱尔(Upton Sinclair)有句著名的讽刺:“让一个人理解某些东西很难,如果他的薪水取决于他不理解这些东西的话。”

方济各的有一批拼着可能来自所有这三个群体,但他们至少部分地有第三个群体的资助。教宗科学和社会科学院(Pontifical Academies of Sciences and Social Sciences)以及一些世界顶尖地球和社会科学家4月份在梵蒂冈召开会议时,自由派的哈兰学会(Heartland Institute,多年来一直接受科奇兄弟的支持)在圣彼得广场外阻止了一场徒劳的示威。前往梵蒂冈与会的科学家格外关注强调了气候科学和政策反映了物理学、化学、地质学、天文学、工程学、经济学和社会学的基本原理,其中的关键部分一百多年前便已被人们很好地认识到了。

但教皇的右翼批评者在神学方面与在科学方面一样错误百出。他们宣称教皇应该坚守道德领域,这是对罗马天主教廷的根本误解。教会标榜的是信仰与理性的结合。至少从托马斯·阿奎那的《神学大全》(Summa Theologica,1265—1274年)出版以来,自然定律和黄金规则(Golden Rule)就被认为是教会理论的基本支柱。

大部分人都知道,天主教会反对伽利略对哥白尼日心说的支持,教皇保罗二世为此在1992年进行了道歉。但许多人不知道天主教会对现代科学的支持,包括许多世界领先的天主教牧师在生物学、化学和物理学方面做出的重要贡献。事实上,教宗科学院的前身可以追溯到400等多年前的猞猁学院(Accademia dei Lincei),伽利略1661年开始在该学院任职。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当然,方济各的目的不是将现代科学——包括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与信仰和道德联系起来。我们好不容易获得的科学知识必须用于促进人类福祉、保护弱势群体和穷人、保护地球脆弱的生态系统、守信于子孙后代。可续可以揭露人类引起的环境危机;工程学可以创造保护地球的工具;信仰和道德理性可以提供实践智慧(如亚里士多德和阿奎那所言),让我们做出符合共同利益又合乎道德的选择。

4月的梵蒂冈会议不但包括了世界领先的气候科学家和诺贝尔奖得主,也包括了来自新教、印度教、犹太教、佛教和穆斯林等各种信仰的高级代表。和方济各一样,全球各大主要宗教的宗教领袖敦促我们从信仰和气候科学中汲取智慧,以旅行我们对人类和对地球未来的道德责任。我们应该听从他们的召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