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建立一个渐进性的国际体系

发自雅典——西方发达经济体的政治局面目前处于自1930年代以来首次出现的动荡之中。侵袭大西洋两岸的严重通货紧缩正在唤醒那些在二战后沉睡的政治力量。政治生活再次充斥着激情——但却并非是以许多人所希望的方式。

右派势力陷入了反体制的狂热之中,即便这原本是左派的专利。在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大肆攻击其民主党对手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与华尔街关系密切、鼓吹入侵外国领土并准备接受已经拉低了数百万工人生活水平的自由贸易协定——而且似乎有理有据。而在英国,脱欧使得那些撒切尔夫人的右派支持者摇身一变成为了国民医疗服务的热情拥护者。

这一转变并非史无前例。民粹主义右派在通货紧缩时期就接受过准左派的理论。任何一个愿意捏着鼻子重温1920~30年代法西斯和纳粹首领演讲—— 包括贝尼托·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对社会保障体系的赞颂和约瑟夫·戈培尔(Joseph Goebbels)对金融部门的尖锐批评——的人都会发现,乍一看来这些呼声和渐进性目标似乎并无区别。

当前我们遇到的是中间派政治崩溃所产生的自然反应,而导致这一切的则是全球资本主义危机——金融危机导致经济大萧条再到如今的大通缩。那些右派不过是简单地故伎重演,利用受害者对合乎道义的愤怒及沮丧情绪来推动自身臭不可闻的政治议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