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反革命鲍里斯·约翰逊

伦敦—如果历史重复自己——先是悲剧,然后是闹剧——那么下一个出场的是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约翰逊是一位将现时代矛盾表现得淋漓尽致的百变政客。他是生于1%特权家族的护民官;他是一位鼓吹关闭边境的移民之子;他是想要颠覆政治秩序的保守党;他是一位嘲笑专家的博学之士;他是偶尔将黑人称为“黑小孩”的世界大同论者。约翰逊在葬送英国的欧洲未来方面无出其右者;但他的八面玲珑又可能成为它的救世主。

在被任命为外交大臣的首次公开露脸中,约翰逊比较了英国脱欧投票和法国大革命。他在法国大使馆国庆日庆典上欢呼雀跃地将公投称为“一次针对令人窒息的官僚主义旧体制的伟大的群众起义,这个体制的民主特征早已难以辨别。”引起一片嘘声。

但英国脱欧投票——及其重建昔日英国的许诺——与其说是革命,不如说是反革命。鲍里斯及其脱欧派同道更像是颠覆法兰西共和国、重建君主制的拿破仑三世,而不是丹东或罗伯斯庇尔。

如果说有人可以宣称代表了1789年的进步理想的话,也是欧盟。欧盟政治家和官员将模糊的自由、平等、博爱三位一体塑造为一个实在:涵盖了从床头到车间的各种权利和规则的80,000页法律。而这些规则的实施帮助一波又一波的国家——从希腊和西班牙到爱沙尼亚和波兰——摆脱专制,走向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