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终止童婚的蓝图

达卡——当一位年轻女孩被推入婚姻时,可能会造成长期的损害后果。研究表明,18岁以前结婚的女孩比较晚结婚的受教育更少面临更高的家庭暴力风险,并对她们肉体和精神健康造成终身的不良后果。

然而童婚的做法在发展中国家依然非常普遍。据���合国儿童基金会统计,今天有超过7亿活生生的女性在年满十八岁以前结婚。20-24岁年龄段的女性有1/3在仍然是孩子的时候就已婚或与伴侣共同生活。

结束这种有害的做法可以采取哪些举措?孟加拉国既为我们提供了警世寓言也绘制了机遇蓝图。

今天,孟加拉国十五岁以下女孩结婚率居世界之首,而且针对孟加拉女性的暴力行为呈上升势头。不幸的是,由于该国普遍盛行的政治文化、对宗教极端分子的纵容和性别偏见的持续存在,通过将某些童婚行为定罪来保护女性和女孩的司法工作面临着重大障碍。

惩罚童婚行为的现有法律——即1929年童婚限制法(CMRA)——还可以追溯到英国殖民地时期。法律规定对任何“以合同规定”、“庄严宣告”或安排不满十八岁女孩婚姻的人施以监禁或罚款的惩罚。但虽然近期有一些例外,这项法律却很少得到执行并常常遭到忽视。

过去三年来,童婚限制法曾经提出过不同的草案版本,目的是让这项法案能更好地惩罚犯罪。但相关提案主要关注惩罚协助或参与行为;没有一项提案敢于禁止童婚本身。主持童婚仪式的个人或收受儿童贿赂的成年人可能触犯法律,但相关婚姻本身却仍然具有合法地位

法案的每一个版本均为童婚行为打开了法律之门。不仅如此,虽然这些草案对犯罪者施以更严厉的惩罚——而且进一步严格了官员采取行动的责任——但它们也为例外创造了更多可能性。十八岁以下婚姻已经在基于宗教的个人法律中得到批准。最新通过的1929年童婚限制法替代法案——2017年童婚限制法——允许在特殊情况下存在例外,而对何种情况可以例外却完全没有规定。

上述“特殊情况”条款以前被官员解读为意在“保全声誉”——这可能包括强奸所导致的女童怀孕——前提是婚姻得到法院的批准和父母的赞同。这样一种框架可能最终会侵蚀女童近一个世纪以来已经享有的法律保护——比方说同意权。

尽管面临诸多法律挑战,但孟加拉国的经验仍然带来了希望。尽管目前在童婚领域存在忧虑,但孟加拉国近三十年来在改善女童和女性生活方面已经取得了重要进步。在上一代人时候,女孩上小学还很不寻常。但今天,多亏就女性教育价值达成了广泛的政治共识,在小学和中学教育领域已基本实现了性别平等。

即使在童婚问题上,也已取得了令人鼓舞的政治进展。就像我们两位在2014年7月伦敦举行的女童峰会上曾经强调的那样,孟加拉政府表示它将致力于在2021年前彻底消除十五岁以下女孩的童婚现象。以消灭与如此年轻的女孩儿结婚为目标可能是正确的策略。虽然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完成,但兑现这些承诺的压力正变得越来越大。但这似乎表明至少某些人是有行动意愿的。

但在需要说服孟加拉国某些民众时,进展却停滞了。南亚社会对女孩的重视程度往往小于男孩,因为女孩学习技能和获得工作岗位的机会是非常有限的。早婚往往被认为是保障女孩未来的最佳选择。但对年轻女性的限制却往往来源于主导该国社会和家庭的父权制度

反对赋予少女和年轻女性生活控制权的保守价值观普遍存在,因为对他们而言,家庭“声誉”是与他们女儿和新娘的“纯洁与否”密切相关的。未婚少女的声誉必须小心保护,因为声誉损失可能会严重损害家庭的社会地位。政府往往在为改革童婚法律辩解时隐晦地提到这样的理由。2017年童婚限制法的“特殊情况”条款或许代表了先发制人的“父权体制”或宗教极端分子的反抗企图。

但允许例外情况存在的社会成本可能太高。孟加拉国能否成功授权女孩并结束童婚将取决于能否通过弥补现有法律漏洞来实现增强法治的目标。至关重要的是,这样的行动必须配合持续社会运动和有针对性的教育计划,在实现女性授权的同时说服民众支持这一目标。

正如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琪蒂欧曾经表示的那样,“长期持续的根本变化来源于社会内部,并且取决于能否动员父母双亲参与到改变他们女儿生活的方案当中。”近期某些成功解决童婚问题的努力恰恰是要实现这一目标。

现在孟加拉国仍有可能实现到2030年消灭童婚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如果政府能够站出来领导,那么我们相信孟加拉国民众将会热切追寻政府的脚步。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