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Karumba/Stringer/Getty Images

抗生素耐药性问题是“现在”还是“永不”的问题

伦敦—我们常常想当然地认为,我们所遇到的一切传染病都是可以治愈的,无比强大的现代医学将取得如同我们想象的那样的效果。

但想象一下另一个情景:你被诊断患上了有生命危险的传染病,这种病在几周或接个月前还是可治愈的,但你的治疗却至少需要两年,并且有好几个月每天都必须打针,还必须吃下14,000片药丸,忍受严重的副作用。你属于得到诊断和治疗的“幸运的”少数人,但你战胜病魔的概率仍然只有五成。

大多数人都不会讲这一情景与“现代医学”联系起来,但对于很多人——500,000人,并且还在增加——来说,这是一个悲剧的现实。这些人饱受多重抗药性结核病(MDR-TB)的折磨。多重抗药性结核病意味着药物丧失了对原本可治愈传染病的新菌株的杀伤力。结核病是目前全世界最致命的传染病,每年都有一百万多人因此丧生,而由于医疗供应商对此办法不多,多重抗药性结核病仍在中低收入国家蔓延。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CkJWrt5/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