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医学的社会科学

达沃斯—20实际80年代,当我还是一位医科学生时,我在新几内亚的巴布亚(Papua)得了疟疾。这是一段可怕的体验。我头痛发烧,并出现贫血。但我吃了药,并好了起来。这不是一段愉快的体验,但感谢高效廉价的疟疾药,我从未陷入险境。

这些把我治愈的药片——氯喹如今已不再有用。即使在我服用它们的时候,世界许多地区的导致疟疾的寄生虫已经拥有了氯喹抗药性。巴布亚新几内亚是这些药片还能管用的最后几个地方之一,而即使在那里,氯喹的药效也是每况愈下。如今,氯喹已经基本从我们的药品清单中消失。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病原体对抗生素和其他抗菌药的抗药性越来越强,这正在成为当代医疗的最大危机——而这一危机无法单靠科学解决。

其他药品正在步氯喹的后尘。结核菌、大肠杆菌、和沙门氏菌的多抗药性菌株已经司空见惯。大部分淋病是不可治愈的。超级病菌,如具有甲氧西林抗药性的金黄葡萄球菌(MRSA)和艰难梭菌,正在迅速繁衍。在印度,2013年因抗生素无效的传染病而令58,000 新生儿死亡。

如今,疟疾往往通过青蒿素(一种中国药草总提炼的药物)和其他抗疟疾药物一起使用治疗。但这些革命性药品极有可能步氯喹的后尘成为明日黄花;抗药疟疾菌株已经在东南亚进入记录。

这不仅仅是一个医学问题;这是一场潜在的经济灾难。以经济学家奥尼尔(Jim O’Neil)牵头进行的抗生素抗药性研究(Review on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指出,如果当前趋势持续,抗药性传染病将在2050年夺走1 000万人的生命,在未来35年中给全球经济带来100多万亿美元的损失。

甚至如此严重的预测也有可能大大低估了情况,因为它只包括了用传染病所造成的生命和福祉衡量的直接损失。接受化疗的癌症患者是为了用它们抑制非如此就会摧毁他们羸弱的免疫系统的细菌。许多如今被视为常规手段的外科收入,包括人工关节和剖腹产,只有在抗生素能够预防偶发感染的情况下才能实施。

抗药性的源头在早已是众所周知的进化论。如果病原体被暴露在有选择的毒性药物的压力之下,最终它们会适应这种药物。由我担任总裁的惠康基金会(Wellcome Trust)投资了数亿美元用于研究这些机制、改善诊断和创造新药。

为了有效解决问题,这一努力必须扩大到科学领域之外,进入与传统上与医学并不相关的领域。不论是富国还是穷国,我们都在系统性滥用抗生素。对付抗药性的关键在于拖延病原体的适应。但是,由于过多地开出抗生素处方盒无法完成必要的疗程,我们正在让细菌获得恰好能鼓励抗药性的药量。因此,我们实际上在帮助细菌接种,形成对我们希望用来对付它们的药物的免疫力。

这是因为我们一直几乎完全把抗生素看成是一种消费品——我们要求医生给我们开出处方,并在我们感到合适的时候停药。即使是最了解情况的患者也会无用这些出色的药物。英国的研究发现,哪怕是知道抗药性如何发展的人,也常常会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服用抗生素或把自己的药给家庭成员,从而加剧了抗药性问题。

改变这一破坏性行为需要我们更好地理解其背后的社会和文化因素。历史学、心理学、社会学、人类学、经济学、市场研究和社会营销等学科都能有所助益。

不仅抗生素抗压性问题是如此。埃博拉疫情等疫情的爆发也是如此。与病毒抗争需要我们理解病毒的生物学、其传播的传染病学,以及可能使用哪些药物和疫苗来对付它。但这也需要理解让传染病在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和几内亚肆虐的行为因素。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解释这些社会为何如此脆弱需要了解地区的最近历史和明白为何那里的人对公共当局极不信任。患者隔离和死者安全下葬时遏制埃博拉的关键,但这两项措施的实施都需要顾及文化敏感性——而不仅仅是它们背后的科学解释。

今天的公共卫生大威胁具有深远的经济影响。实现它们所造成的风险的最小化需要认识到它们与社会、行为和文化因素互动。科学提供了强大的工具。但我们需要比科学更多的东西才能有效使用这些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