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大选后的美国

基辅—正在进行中的美国总统选战有两个特点,一是不文明,二是候选人差异巨大:共和党一边是反建制商人唐纳德·特朗普,代表民主党的则是道貌岸然的政客希拉里·克林顿。这场选战暴露出美国社会内部深刻的断层线,也损害了美国的国际名誉。因此,毫不奇怪,一件能让美国人统一意见的极少数事情之一便是这场选战实在是又臭又长。但它马上就要结束了。问题是,接下来会怎样?

民调显示,前参议员、国务卿克林顿将击败饱受争议的特朗普。但不要把民调与现实弄混了。毕竟,6月份英国举行脱欧公投时,大部分观察家认为“留欧”阵营取得胜利是板上钉钉。最近则有哥伦比亚人民拒绝和平协议的事件,人们原本广泛预期这一协议会受到热烈欢迎。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所有这些表明,尽管克林顿眼看就要取得胜利,但结果仍不确定。唯一有意义的民调是11月8日。在此之前,我们只能猜测。

但已经有人做出了信心满满的预测。几乎毫无疑问,经历了这次选举后,美国将是一个分裂的国家,出现一个分裂的政府,不管谁当总统、哪个党控制国会两院多数。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无法实现自己的目标,除非得到对方的一定的支持。

但决不能认为美国政治唯一的分歧点就在共和党和民主党。事实上,两大党内部的分裂同样深刻,规模庞大、斗志昂扬的派系将两党推向各自的极端——民主党左倾,共和党右倾。这导致在中间立场形成妥协的局面非常难以达成。

总统政治的迅速卷土重来将进一步破坏妥协。如果克林顿获胜,许多共和党人会将全部责任推给特朗普的缺陷,而认为克林顿只能担任一个任期。他们会这样认为:一个喜欢变化的国家不可能让民主党主宰椭圆办公室四个任期。许多共和党人(特别是那些否认克林顿胜利合法性的共和党)将因此寻求对克林顿政府从中作梗,唯恐她在2020年作为成功的在任总统再次竞选。

类似地,如果特朗普成功获胜,大部分民主党人(甚至一些共和党人)在从震惊与沮丧中回过神之后将把确保特朗普无法参加第二次竞选作为最高任务。特朗普决策团队所制定的日程必将遭遇重重阻力,在他的任期内,治理国家将非常困难。

不管发生哪个情景,仍有可能在一些关键领域取得进展。下一届美国政府或可以实施立法筹资对美国陈旧的基础设施进行现代化,两位获选人和许多国会议员都支持这样做。或许也有望凑成多数改革美国税法——特别是降低高昂的公司税率并对富人增税。甚至还可能会有一些医疗改革,作为奥巴马总统招牌式的成就,当前医疗制度仍存在严重的实施问题。

但其他要求国会与总统合作的问题绝无可能在短期得到解决。其一是移民改革,这个问题在美国与在欧洲一样存在争议。另一个是贸易:国内政治环境导致决策者害怕支持存在专注的反对者的立场,因此特朗普和克林顿都反对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TPP),即使批准该协定有利于美国经济和战略立场。与此同时,美国的赤字和债务也必将增加,因为根本看不出有削减福利支出的意愿。

大选的外交政策影响略有不同,因为,根据美国宪法,总统享有相当大的自由度。只有国会可以正式宣战或批准条约,但总统可以在没有国会明确批准的情况下使用(或拒绝使用)武力。总统还可以签署国际协定而非条约,任命强力白宫官员,以及通过行政动作改变美国外交政策(如奥巴马最近对古巴的动作)。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如果克林顿当选,这一自由裁量权将带来的是:在叙利亚建立一个或多个安全区;为乌克兰提供更多防御武器;以及对继续核和导弹实验的朝鲜采取更加强硬的立场。特朗普会怎么做更难猜测。毕竟,他是政治局外人,因此没人知道他的竞选纲领中有多少会转化为政策。但人们可能预测特朗普政府将与某些欧洲和亚洲的传统盟友保持距离,对中东更是敬而远之。

美国总统大选后究竟会发生什么仍是一个开放性问题。尽管可以合理地预期到一些结果,但唯一真正确定的是不能在美国总统大选中投票的96%的世界人口都将与美国人一样真切地感受到大选结果的影响